絕色母女慘被輪奸

B市藝術學院。一位身材窈窕,容貌秀美的少女正靜靜地站在大門口,左右張望仿佛等待著什麽。她叫周璐,B
市藝術學院2
年級學生,她有一個顯赫的家庭,父親周劍是市公安局局長,母親任夢是某大酒店的行政總裁,任夢夫婦就她一個女兒,視她如掌上明珠,所以她的上學和放學都是由母親專車接送的。

周璐正無聊地在學校門口來回踱著步,這時一輛黑色豪華的賓士轎車嘎然在她身邊停住,她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正好4
點鍾,媽媽的司機小林果然很準時。周璐剛打開后車門,一股刺鼻的煙味撲面而來,不禁秀眉一皺,她知道小林一向很乾淨,以往車里始終會保持一種清新宜人的空氣,今天怎麽會這麽汙濁?她暗暗責怪小林不該在車里吸煙。周璐剛要上車,突然發現后面坐著幾個陌生的男人,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只大手緊緊抓住她的手臂就往車上拖,周璐嚇了一跳,本能地剛要張口呼救,一塊棉布捂住了她的嘴,她感覺一股刺鼻的藥味沖面而來,大腦一陣眩暈,就什麽也不知道了。這時從車上跳下兩個男人,七手八腳地把軟綿綿的周璐塞進車里,賓士車絕塵而去。
市郊一幢豪華又不失幽雅的別墅里,一位美貌少婦坐立不安地在客廳里來回走動著,端莊秀麗的悄臉上滿是焦慮之色,不時地看挂在牆上的表。她就是周璐的母親任夢,商界里有名的冷美人,雖然已經年近不惑,由於保養的好,加上駐顔有術,看上去就像是20幾歲的樣子。

一個鍾頭前任夢接到司機小林的電話,小林說在學校足足等了半個小時也沒有看見周璐的影子,現在都6
點了,可是周璐依然沒有回來,任夢心中湧起一種不祥的預感,恰逢丈夫周劍出差在外,明天才回來,現在女兒又失蹤了,任夢一臉茫然,如熱鍋里的螞蟻急得團團轉,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任夢猛地想起丈夫臨走時曾和她說過,周劍任刑警隊長的時候抓過一個叫王仁的強奸犯,入獄十年,前幾天剛放出來,爲防止打擊報複,王仁已經被暗中監管起來。難道真的是王仁綁架周璐打擊報複?任夢驚出一身冷汗,不敢再想下去,她想到了報警,可是擔心萬一是王仁所爲,周璐的安全會有很大的威脅,所以她決定先告訴在外丈夫,丈夫畢竟是公安局長,讓他盡快回來想辦法。

還沒有等到她拿起電話,電話鈴突然響起來,任夢心中一緊,她忙拿起話筒,話筒里傳來一個老頭尖細的聲音:“喂,任總嗎?你的女兒在我手里。”任夢的心都快跳出來了:“你是誰?你把我女兒怎麽樣了?喂!喂!!”“我是你丈夫的老熟人,他對我很好,我要好好報答他,哈哈,還有你女兒沒有事,如果想見你女兒,限你在10分鍾內到某某地方,你是聰明人,最好不要報警,否則你女兒……嘿嘿。”任夢抓緊話筒,語氣微微有些顫抖:“你是誰?你是王仁??喂!喂!!”可是對方已經挂斷的電話。電話在任夢手中滑落,她頹然癱坐在沙發上。她知道那個人就是王仁,最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她已經沒有時間去想爲什麽王仁沒有任何條件地只要她去,爲了女兒,任夢已經別無選擇了。

在城市的另一邊一個狹窄昏暗的小屋里,四個男人閑坐在破舊的沙發上,屋子很小,擺設更是簡陋,只有一條4
人沙發,一張破床和一台小彩電。屋子里煙霧缭繞,一個妙齡少女被綁著手腳蜷縮在床的里頭,正是剛被綁架來的周璐,此時的她已經蘇醒過來,一雙明亮的美眸驚恐地看著眼前幾個不懷好意淫亵的陌生人,臉上還挂著兩顆晶瑩的淚珠。周璐只認識他們中間的一個人,那就是天天接送自己的媽媽的司機小林。

電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