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乳蕩婦

我的媽媽叫黃淑珍,是一個十足的上班族,是一個非常漂亮非常性感的女人,

       聽媽媽後來說媽媽的媽媽是地主的女兒,1974年媽媽才12歲那時正是動亂時期,

   媽媽就給我父親強暴並霸佔了,其實也不算強暴,

   媽媽是半推半就地給爸爸的,這也足以說明媽媽的性格。

   一年後年僅13歲的媽媽就含辱生下了我,也就是說,媽媽只比我大13歲,三十還沒到,

   我曾偷看過媽媽的三圍測量表,媽媽竟有36E罩杯的大乳房,24的腰圍,35的臀圍。

   她總穿著時髦暴露的緊身衣裙,一對淫乳簡直要跳出來般;

   嬌嗲的說話聲、那搔首弄姿的模樣,無不誘引著每個男人《躍躍欲試》,

   是那種看了會讓男人想強姦的女人,但平時只會覺得她是一個十分好的人,

   如果不是爸爸的出差,我都不知媽媽是這樣的一頭淫賤母狗、淫貨。

       這天早上下課後,我打了一個電話給媽媽:

   【我不回家睡覺了,大後天我才回家的。媽,你這幾天就自個舒服吧!】

      【你爸他到外地了,兩個星期後回來,到外邊玩耍要注意一點。】說完媽就關機了。

       當我還在到外玩的興奮中,高原卻說計劃取消了,我說:

      【他媽的,被你這小子騙了。】

      【我還打了電話回家呢,放了我們一下,一定要請我們吃一頓。】

       阿強說:【高原,你不請你別想回家。】

       吃飽喝足之後已經八點多了,他們倆都說有事要做,我只好回家了。

       在門口怎麼會有車子在的?媽媽是沒有這種車子的,

       我輕手輕腳的爬到我房間的窗下爬了進去,

       我從門上的鎖孔內看到了我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媽媽穿著上班時的衣服在給人口交!

       穿著天藍色窄裙膚色絲襪與藍色高跟鞋的美麗母親,

       正被一個背對著我的男人撩起裙子,撫摸著她的私處,只聽她說:【舒服吧。阿B?】

       邊說邊把那個男人的肉棒吞沒了,很顯然這個男人就是母親的姦夫了。

       媽媽口中發出《嗯!嗯!》的聲音,她低下頭,

       左手握著大雞巴套弄著,那張美艷的櫻桃小嘴張開,

       把龜頭含在嘴裡,連吸數口,右手在下面握住兩顆卵蛋,手嘴並用。

       媽媽的小嘴吐出龜頭,伸出舌尖,在龜頭上勾逗著;

       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動著大雞巴,在龜頭的馬眼口馬上就流出幾滴白色的液體,

       她用舌尖在馬眼舐著、逗著、又用牙齒輕咬他的龜頭,

       雙手在他的卵蛋上不停地撫摸、揉捏著。

       阿B則把媽媽的頭髮攏了起來,望著滿臉通紅的媽媽:

      【哦!‥‥好‥‥騷貨‥‥吸得好‥‥你的小嘴真靈活‥‥哦!‥‥】

       那男子舒服地哼出聲,屁股開始往上挺,

       然後媽媽先是以舌尖舐著馬眼,嘗著那股男子特有的美味,

       跟著舐著那龜頭下端的圓形溝肉,然後小嘴一張,就滿滿的含著它。

       她的頭開始上上下下不停搖動,口中的大雞巴便吞吐套送著,

       只聽得《滋!滋!》吸吮聲不斷,大雞巴在她的小嘴抽送,

       塞得媽媽兩頰漲的發酸、發麻,偶爾,她也吐出龜頭,

       用小巧的玉手緊握住,把大雞巴在粉臉上搓著、揉著。

      【哦!‥‥好爽‥‥好舒服‥‥騷貨‥‥你真會玩‥‥大雞巴好趐‥‥趐‥‥】

      【快‥‥別揉了‥‥唔!‥‥哥要‥‥要射了‥‥】

       這時,我呆了一會兒,媽媽和阿B卻不見了,

       我到了媽媽的房間口,門關上了,我用老辦法向內看,

       但是在床上卻有一對赤條條的狗男女,

       媽媽的衣服已經脫光了,兩人正用六九的姿勢在互舔。

       此時,她正趴在那男子的兩腿間,兩手正握著那根漲大的雞巴套動著。

       媽媽雖然已近三十歲,但是姿色卻非常的美艷,

       歲月無情的流逝,沒有在她的胴體顯出殘忍的摧殘,

       相反的,卻使媽媽的肉體更散發出一股成熟的婦女韻味。

       她渾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膚,是如此的光滑細緻,沒有絲毫瑕疵,

       雖然已生育過,小腹卻依然平坦結實,胸前高聳著兩隻渾圓飽滿的大乳房,

       有如剛出爐的熱白饅頭,是如此的動人心魂,

       纖細的柳腰,卻有圓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無比,

       兩條白皙修長的玉腿,是那麼渾圓平滑,真讓男人心神晃蕩。

       由於床上的狗男女是側面對著,

       我無法看見母親那更美妙、更誘人的女性特有的小嫩穴,

       但想不到媽媽的胴體仍是如此的美艷,勾人心魄。

      【騷貨!你別用手套弄了,趁著老鬼不在,今晚我們好好的插穴。】

       浪蕩風騷的媽媽,實在是淫淫無比,她撫摸著大雞巴,

       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說不出的嫵媚、性感,

       在嬉笑中,那對肥滿的乳房正抖動搖晃不已,瞧得人血氣賁張。

      【好騷的媽媽‥‥】對著眼前的無限春光,我不禁生出這樣的感想。

       阿B兩手在她渾身的細皮嫩肉上亂摸一陣,

       且恣意在她兩隻雪白堅逝的雙峰上,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鮮艷的兩粒紅乳頭上揉捏著。

       這時媽媽大叫著:

      【嗨!‥‥嗨!‥‥我要死了‥‥阿B,快幹我!快干我‥‥我要被干‥‥】

       我從沒想過媽媽會是這樣的。

       這時阿B說:【你這賤婊子,說!《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隸!》然後求我干你!】

      【是的,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隸。】

      【求你幹我,干我小穴‥‥干我屁眼‥‥幹我!快干我‥‥】

       阿B用他那二十多公分長的大肉棒插進了媽媽的陰道,

       他用勁地抽送頂弄,在他胯下的媽媽狂熱地搖動著身體,

       阿B是從後邊進入媽媽的陰道的,他趴在媽媽背上,

       像公狗干母狗一樣地幹著膚色絲襪與黑色高跟鞋的美麗母親,他兩手也不閒著,

       死命地用力揉捏著媽媽那36E的特大號乳房,一雙巨乳在他的用力揉捏下變了形。

       媽媽的表情不知是痛還是爽,兩眼閉合,口中不斷呻吟:

      【啊!‥‥啊!‥‥啊!‥‥用力‥‥用力插爛我的淫穴!】媽媽大叫。

       阿B把媽轉了邊,用嘴含著媽的乳頭,開始時還是吸舔,後來則是撕咬了,

       媽媽把手搭在阿B肩上,把阿B的頭向自已的乳房上壓去,

       阿B把媽媽輕輕抱起,媽媽用手把阿B的肉棒放在陰道口,

       阿B腰肢一挺,肉莖一下便進入了媽媽的陰道。

       這時,媽媽一邊搖動性感的屁股配合著阿B的猛烈進攻,

       一邊把她香甜的美舌吐進了阿B的口中,兩人在互相交換甜美的唾液。

       阿B猛烈的進攻使媽媽進入了忘我的高潮中,媽媽把兩腿緊緊地盤在阿B的腰間,

       阿B把嘴再次撕咬著媽媽甜美的乳房,彷彿要把媽媽的乳房咬爛了,

       媽媽則一邊舔著自已的嘴唇一邊浪叫連連,淫態百出。

      【哈!騷貨‥‥好‥‥好‥‥】

       阿B把穿著肉色長筒絲襪的美腿高高舉起,放在自己肩上,

       他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像打椿機一樣用力向下撞擊,每插一下,媽媽都浪叫一下。

       插了大約三百來下後,阿B把肉莖抽出,轉插入媽媽的屁眼裡,

       媽媽的菊花蕾緊緊地包信阿B的肉莖,媽媽則更淫蕩地浪叫、呻吟,

       隨著阿B屁股的扭擺、起落,洞穴口擠出的淫水,

       順著大雞巴濕淋淋的流下,浸濕媽媽的陰毛四周。

       這陣瘋狂、香艷的春宮表演,

       直使站在門外偷看的我瞧得慾火高漲、血液沸騰、興奮不已,

       想不到媽媽是這樣的人,我不想錯過這大好機會,

       連忙跑回房間取來相機拍照下這些精采鏡頭。

       終於兩人的性交到達了高潮,

       媽媽用嘴幫助阿B把肉莖舔乾淨,我知道這是我走的時間了。

《 豪乳蕩婦 — 2 》

       後來我又利用媽媽不在家的時間,翻查媽媽的房間,終於又發現了媽媽的淫亂秘密,

       是一本媽媽以前的日記,記的是媽媽在我還沒長大的事情。

       我在八歲的時候就被送回了奶奶家裡住,而媽媽則和爸爸去另一個小城鎮討生活,

       這記的估計是媽媽二十二、三歲左右的事情吧,爸爸在一個工地工作,

       媽媽則在家門口開了一間小店,賣雜貨,而那時侯,媽媽的艷名也是當地皆知,

       所以常常有附近居民來對媽媽進行性騷擾,而這其中來得最頻繁的,就數福伯了,

       福還給媽媽取了個小名叫做《小騷!》,時常掛在嘴邊,叫得很肉麻。

       後來有一次爸爸出去送貨,終於被福伯抓住了機會。

       媽媽一個人在後院廚房時,福伯便直接闖了進來,從背後抱住了媽媽,

       雙手毫不客氣地抓著她的大乳房玩弄,媽媽雖然也有掙扎,但是始終不夠福伯力大。

       媽媽嬌喘道:【不要!福伯!停手啊!我……我老公快回來了!】

       但是福伯那肯就此罷休,

       他的大手用力揉擠著媽媽的大奶子,嘴巴也在媽媽臉上吻來吻去。

       還一邊說道:

      【嘿嘿,我知道他才沒那麼早回!你也別裝了吧!】

      【媽的!奶子這麼大,一定是個淫婦,來,讓我好好玩玩!】

       邊說著,邊換了個位置,正面對媽媽抱著,強吻媽媽的小嘴,

       舌頭也粗魯地伸進媽媽的嘴裡,把媽媽吻得滿臉通紅,

       同時福伯抓住機會,解開了媽媽的衣服,兩手一用力就撕開了媽媽的奶罩,

       媽媽那一對巨乳頓時彈到了福伯臉上!還在跳躍不停。

      【哇靠!】福伯故做吃驚地叫道:

      【你這對大奶子一隻手都罩不住啊,又大又圓又白!】

      【嘿嘿,奶頭就像個紅提子一樣,真是正點啊!】

       說完兩手一起上,肆意玩弄媽媽的大奶子。

       媽媽嬌呼著:【不!不要摸,啊!】但無奈又推不開他,只好忍耐著。

       接著福伯一低頭,狠狠地在媽媽的乳頭上咬了一口,

       媽媽嬌呼一聲,整個人都軟了下來,任由福伯施為了,

       福伯當然是血口大開,在媽媽的大白奶子上又咬又親又舔,

       媽媽的大奶子上都是福伯的口水,還邊吃邊說:

      【好味道,哈哈,又香又甜的大木瓜奶啊!你男人真有福氣,每天都能玩到這對大奶!】

       媽媽已經是有力無氣,說:

      【別……怎麼可以咬,啊……不要啊,不要舔了,你住手,啊不,住口了啦!】

      【行,我不舔,你舔,嘿嘿!】福伯說著,掏出了自己的大肉棒。

       他按下我媽媽,把大肉棒直接往媽媽嘴巴裡塞,居然要她為他口交,

       媽媽本能地想吐出來,卻被福伯雙手按住了頭,動彈不得。

       福伯見媽媽要掙扎,扇了媽媽一巴掌,喝道:【操你的小賤貨,老老實實地給老子含著!】

       後來更是索性挺動下身,把媽媽的嘴巴當作陰道來抽插,

       而媽媽被他插的唔唔亂叫,福伯卻一臉爽快的表情。

       大約插了十幾分鐘,福伯終於忍不住了,猛然一挺下身,

       吼叫一聲,就在媽媽的嘴裡射出精液,他射得很多,讓媽媽不住地嗆到咳嗽。

       福伯把肉棒拔了出來,媽媽立刻就如同黃河決口,將嘴巴裡的精液都噴了出來,

       弄的一地都是白花花的精液,而媽媽則跪在地上不停地咳嗽。

       福伯這時一皺眉頭,一手捏住媽媽的大奶子,喝道:

      【媽的!誰允許你吐出來的?給我把它都舔乾淨!】

       說完按著媽媽的頭,逼著她像狗一樣舔淨地上的精液,

       一對大奶子在媽媽低頭扭動的時候一甩一甩的,淫蕩而嬌媚。

       媽媽舔乾淨後,福伯兩手便抓住媽媽的巨乳,將她這麼拉起來,

       另一隻手熟練地伸到媽媽下體,手指插入了媽媽的陰道抽送,

       媽媽被他玩得兩腳發軟,兩手扶著他的肩膀,整個人都幾乎貼到了福伯身上。

       福伯也張開大嘴狂吻媽媽的臉,還伸出舌頭來舔弄,

       媽媽早已無力抵抗了,只剩嘴巴裡還在喃喃地呻吟道:

      【不……不可以,被我老公知道就……不得了了!】

      【啊!別動了,你,你讓我受不了了。不可以,我不能給你玩的!】

       福伯卻笑嘻嘻問道:【小騷,舒服吧?我的精液好喝吧?】

       媽媽紅著臉不回答,福伯就用力猛抓媽媽的巨乳。

       媽媽立刻嬌呼道:【啊!好,好喝……很好喝!】

      【嘿嘿!】福伯滿意地說:

      【這才對嘛小騷,喝了好喝的東西,為了報答我,下次是不是讓我插你下面的小嘴啊?】

       福伯的手在媽媽柔軟的乳房上揉動。媽媽不得不低著頭回答:【好!可以。】

       福伯大笑道:

      【哈哈,很好!記得以後我叫外賣的時候,你就給我送過來。】

      【不準你穿內褲和奶罩知道嗎?還有,穿的性感點勾引我干你,知道不?】

       媽媽害羞地回答:【是,知道。】

       接著福伯和媽媽耳語了幾句,媽媽紅著臉不斷搖頭,

       福伯卻把食指和中指一起插進了媽媽的陰道攪弄!

       媽媽實在受不了了,竟然嬌呼道:

      【啊!我,我愛你,大肉棒福哥哥!】

      【福哥哥隨時……都可以玩我的奶子和小穴!】

      【啊!我,我淫婦小騷是,福哥哥的性奴,隨時想被福哥哥干個飽!】

       福伯笑到:【還有呢?】

       媽媽迷迷糊湖地說:【我,我要福哥哥把精液射進我的小穴裡!我要為福哥哥生孩子!】

       福伯大笑一陣,吻著媽媽的大奶子說:

      【那你就是我的小老婆了!以後要乖乖聽我話!知道嗎?】

       媽媽喃喃道:【是,我以後都聽親親福老公話,都給福老公幹!】

       福伯又說:【在哪裡都要給我幹哦!】

       媽媽也回答:【是,在什麼地方都和老公幹!】

       福伯勝利地淫笑著說:

      【好!好乖的小老婆!】

      【還有,以後我帶朋友來,你也要乖乖地聽他們話給他們干!】

     【干到你死去活來,欲仙欲死啊!】

       他居然真的把我媽媽當作小老婆來叫了。但媽媽卻嬌羞地說:

      【好!小騷也給福老公的朋友干!幹得小騷死去活來!】

       福撥這才滿意地點頭,放下了懷裡的媽媽。媽媽一屁股坐到地上,嬌喘連連!

       福伯從地上撿起媽媽的奶罩,在鼻子邊嗅了嗅,說:

      【他媽的,騷貨的奶子真香!下次再來玩你嘍,小騷老婆!】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果然,自那以後,每每到爸爸不在店裡的時候,

       福伯就會跑過來玩弄媽媽,媽媽也許迫於無奈,

       也許是自己真的淫蕩,也從不反抗,乖乖地讓福伯盡情玩弄姦淫,

       在店裡和福伯隨時隨地地做愛,似乎真的成了福伯的小老婆一樣。

       甚至福伯還帶來他的朋友一起玩弄媽媽,福伯的朋友有一個叫象伯的,來得最頻繁。

       最早的時候就是象伯和福伯一起來的,兩人一看爸爸不在店裡,便喚媽媽道:

      【小騷過來!我們買點東西你來寫寫!】

       媽媽只好走過去:【好的,請問要什麼?】

       福伯道:【我們一人要一個木瓜!】

       媽媽當即羞紅了臉,說:【我,我們這裡沒有賣木瓜。】

       福伯淫笑著,指著媽媽胸前的巨乳,說:【誰說的?這裡不是有兩顆麼,拿出來我們吃!】

       媽媽低著頭急道:【不,這是我的……奶子,不是……木瓜!】

       福伯道:【我說是木瓜,就是木瓜!快拿出來給我們吃!】

       媽媽當然不肯,但是福伯這時候拿出了媽媽的奶罩,明顯在威脅她。

       媽媽只好說:【我拿出來就是了。但是,你們不準亂摸。】

       說完,媽媽便解開衣服扣子,摘下奶罩,把碩大的乳房暴露在兩頭色狼的眼睛裡,說:

      【這,這是我的奶子,不是木,木瓜……你們,看清楚了吧?】

       象伯看得眼睛都快凸出來說:【你娘的,真比木瓜還大啊!】

《 豪乳蕩婦 — 2 》

       媽媽聽了,羞得紅著臉想穿回衣服,福伯立即制止道:

      【你幹嘛?我有叫你穿回衣服嗎?】

      【過來坐在我們中間,讓我們好好玩玩,不然我就把你的奶罩還給你老公!】

       媽媽無奈地坐到兩人中間,像伯立刻急不可耐地握住了她的巨乳,揉弄著說:

      【哇!又軟又彈啊,好大的奶子!小騷你是吃什麼大的,怎麼有這麼大的奶子啊!】

       媽媽被他的色手摸得連連嬌喘道:

      【人家……怎麼知道……嗯!哼!……天生這麼大的!】

      【就是……這兩個大奶子……弄得人家……老是被……你們欺負……】

       象伯得寸進尺道:【來小騷,把你的奶子給我吃!】說著張嘴就要咬媽媽的乳房。

       媽媽驚叫著掙扎:【不,不要!】

       象伯一口沒吃到媽媽的巨乳,很不甘心地瞪著她。

       福伯這時候喝道:

      【他娘的小婊子!不聽象伯的話是不是?忘了你說過什麼話了嗎?】

      【來!說一遍給老子聽聽,你是我的什麼人了?】

       媽媽這才想起還有把柄在他們手裡,紅著臉低著頭說:

      【我,我是親親福老公的小老婆、性奴隸……】

      【我的奶子和,小穴,都任福老公和老公的朋友玩……】

      【小騷……還要和福老公生……孩子……】

      【這才像話嘛!】福伯和象伯會心一笑,說:【從現在開始,像伯也是你的老公,知道不?】

      【是!】媽媽不敢不答應:【以後小騷也是象伯的小老婆,給象伯隨便玩……】

      【好!】象伯露出黃牙大笑,命令道:

      【乖老婆,我要你像喂孩子一樣,餵我吃你的奶子!好不好?】

       媽媽只得紅著臉點點頭,用手托著自己的左乳房,

       用中指和食指夾住紅潤的乳頭,盡力的將乳頭送到象伯的嘴邊,

       將乳頭連同整個乳暈都塞進了象伯的嘴裡。

       象伯迫不及待地含住媽媽的乳頭,他感到嘴裡的乳頭開始膨脹變硬了,

       媽媽好像也開始敏感起來,胸脯不由自主地向前挺,

       將乳房往象伯的臉上使勁擠壓,好像要把整個乳房都塞進象伯的嘴裡似的。

       象伯用雙手摟著媽媽纖細的腰,呼吸著她乳房上腥香的味道,

       用舌尖在她的乳頭和乳暈上舔刮著,細細品味著那種軟中帶硬的感覺,

       舔刮著她乳頭上粗糙的肉紋,舔刮著她乳暈上顆顆肉粒及細軟的汗毛。

      【啊!……哎喲!輕一點,會……會痛……】媽媽嬌滴滴地呻吟。

       象伯卻加大力量,故意發出:【滋!……滋!……滋!……滋!……】的聲音。

       媽媽咬著牙一聲不吭,挺著乳房任象伯吮吸。在象伯的強力啃咬吸吮下,她開始有了反應。

      【嗯!……啊!……啊!……】

       媽媽嘴裡開始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聲,

       她用雙手緊緊地抱住象伯的頭好像生怕他跑了或是怕他停止似的,

       媽媽徹底的放棄了道德觀念的束縛,開始配合象伯吸吮,用手不停的擠著自己的乳房。

       這樣玩了好久,像伯才把沾滿口水的乳頭吐了出來,

       媽媽還保持著原先的姿勢,緊緊抱著象伯,臉已經是紅撲撲的了。

      【真是好味道!要是有奶水就更好了!】象伯意猶未盡地說。

       福伯笑道:【那還不簡單,以後咱每天幹她,干到她懷孕生孩子不就有奶水喝了!】

       象伯說:

      【對!到時候每天喝奶不讓她回奶,最好生個女兒,長大了再給我們干。】

      【一邊乾女兒,一邊吃她媽媽的奶水!小騷你說好不好?哈哈……】

       媽媽已經不那麼害羞了,但還是聲如細蚊說:

      【好,以後兩位老公一邊干我女兒,一邊喝我的奶!】

       兩人聽了都開懷大笑,福伯說:【好了,小騷,現在脫了褲子給我們干吧!】

      【啊?現在,會有人看到的……】媽媽醒悟過來,急說。

      【不怕,我們到櫃檯後面,你跪低點沒人看得到。】福伯說著就拉著媽媽到櫃檯後面去。

       象伯已經急急地脫了媽媽的褲子,讓她一絲不掛地跪在地上。

       福伯說:【你給象伯含雞巴,然後翹起屁股,給我幹你的小穴!】

       媽媽只好乖乖聽命,幫兩人把肉棒拿出褲子,

       一邊含著象伯又黑又粗的肉棒,一邊翹高屁股等著福伯的大肉棒。

       福伯說了句:【乖老婆!】

       就毫不客氣地從後面進入媽媽的身體,媽媽不敢怠慢,

       紅紅的小嘴大力吞吐象伯的肉棒,屁股還一扭一扭地配合福伯姦淫。

       象伯爽得呻吟說:【爽!真他媽的口技真好,一定常常給你丈夫吹雞巴吧?】

       說著還不忘指點媽媽夾龜頭、舔他的蛋蛋。

       媽媽可能是怕有人看見,加快速度吮吸扭動著,

       而兩人也難以承受這隨時會暴露的刺激感,和媽媽賣力服侍的快感,

       過了不久,兩人就抱著媽媽的身體,激烈抽動了一會兒,相繼吼叫著射在媽媽體內。

       這一次媽媽乖乖地把象伯射出的精液都吞了下去,

       又用嘴巴清理了兩人的肉棒,才幫他們把肉棒放回褲子內。

      【真乖啊!】象伯見媽媽吞下精液,高興地說:【說,誰的東西比較好吃啊,小騷?】

       媽媽漲紅了臉笑說:【都好吃!小騷都愛吃!】

       象伯大笑說:【很好!我說小騷啊,你送了福伯奶罩做見面禮,是不是該送什麼給我啊?】

      【不!】媽媽辯解說:【不是我送的,是,是他自己搶去的!】

       象伯說:【這樣吧,你把內褲脫下來給我吧!】

       媽媽無奈只好脫下自己的性感內褲,還雙手給了象伯。

       兩人完事後欲離去,福伯又和媽媽耳語了幾句,媽媽聽得紅了臉,點點頭。

       兩個人笑著起身走出去,媽媽居然起身鞠躬,用最淫蕩的口吻說:

      【親親福老公、象老公慢走!以後歡迎再來干淫妻小騷!】

      【怎麼幹都可以!小騷一定讓親親老公滿意!請老公以後也要常常來吃小騷的木瓜!】

       從那以後,兩個人常常叫媽媽送外賣,然後給他們姦淫,

       就連爸爸回來了,他們也不放過媽媽,讓媽媽在半夜的時候偷偷跑出來給他們姦淫,

       有時是兩人一起,有時侯是單獨乾媽媽,有時還招呼幾個鄰里朋友一起幹她,

       甚至在公眾場合就干,天台、樓梯口,都有過他們姦淫媽媽的身影,

       一段時間裡,媽媽幾乎成了鄰里皆知的公妻!

       我的好奇心大起,忍不住把這本日記本拿回房慢慢翻看又看到了許多媽媽的秘密姦情。

       看了媽媽上次紅杏出牆的活春宮後,我去跟死黨高原和阿強說了,

       還給了他們幾張我拍下的媽媽和那個叫阿B的姦夫的照片。

       高原道:

      【干,你媽還真是個大賤貨。】

      【被幹得淫水四濺的,簡直像是路邊的雞一樣!】

     【看得我的雞巴都硬起來了!】

       阿強也說:【就是!媽的改天找個機會幹她一次,好好爽爽!】

       我也早就想玩玩媽媽的大乳房了,便說:

      【不如明天就去,用照片威脅她,不怕這賤貨不同意!】

      【好!】高原道。於是我們決定明晚出發。

       但計劃落空了,這天中午,媽媽到高原他媽家等高原媽媽晚上回來,

       順便幫她看屋,高原表哥卻和他的一班死黨到他家來玩,

       媽媽在表哥回來時剛剛去了廁所,所以表哥和他的同學都不知媽媽來了。

       表哥一回到家便打開了電腦,和同學一起看剛拿回來的A片,

       其中一人去了廁所,高原家有幾個廁所,所以和媽媽去的不是同一個。

       媽媽從廁所中出來,發現表哥已經回來了,

       便走到表哥房間口,想叫他來吃飯,

       卻聽到了《嗯!‥‥嗯!‥‥啊!‥‥啊!‥‥》的叫床聲。

       媽媽從門縫向裡望,只見有幾個男生坐在表哥的房間裡,

       人人的眼睛都望著顯示器的熒屏,上面是兩個男人在合力地操著一個金髮女人,

       女人不停地叫著,而表哥他們的手則在他們的肉棒上擼弄著,

       他們的肉棒個個都大約有十多二十公分長。

       媽媽只覺得全身發燙,私處已有花蜜沾濕在內褲上了,

       媽媽一隻手撩起了裙擺,插進了內褲中摸著自已的陰道,

       一隻手指插進了陰道中抽插了起來,一隻手則握著一邊乳房隔著衣服撫弄起來。

       這時表哥的同學解手回來,見有一個不認識的中年美婦在望著同學的房間裡在手淫,

       這個女人著黑色的連衣裙,衣服在胸部以上,肩膀以下是蕾絲的,

       裙子則是在兩側大腿還有開叉,幾近腰部,下邊是黑色吊襪帶吊著同色的長筒絲襪,

       著著一雙同色的尖嘴高跟鞋,捲曲的長髮披在豐潤的雙肩上。

       他慢慢地靠近她,一把抱住了她,

       雙手握著她的雙乳向前一撞,把媽媽撞進了房間,

       表哥他們這才驚覺起來,他對媽媽說:

      【珍姨,你什麼時候來的?】

       這時將媽媽拉進來的人將表哥和另一個人拉到一邊商量,

       另三個人則按著媽媽,表哥三人認為,

       要媽媽不把這事說給高原媽媽聽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把媽媽也拉下水。

       三人回來時一臉淫笑,表哥更把相機、V8和他的私人珍藏都拿了出來,叫道:

      【按著她!】

       他自已則一下趴到媽媽的身上,雙手亂摸,手口並用,

       另一個則伸手到媽媽高開叉的連衣裙內,

       將媽媽的黑色蕾絲內褲一下子拉到了小腿處,媽媽的雙腿不停地亂蹬,

       不一會兒媽媽無力了,表哥拉起媽媽,把肉棒一下便插進了媽媽的口中,

       媽媽口中只是《嗯!嗯!》地發著聲音。

《 豪乳蕩婦 — 2 》

       拉下媽媽內褲的人雙手擡起媽媽雙腿,

       把媽媽的屁股拉到床沿,一頭便埋在媽媽的肉洞,

       張口把舌頭探進媽媽的陰道中,用舌尖在陰唇周圍用心的舔著,

       一口便將媽媽的陰核用牙齒咬輕輕地咬著,有時又將手指插進媽媽的陰道中捅弄。

       另一個人則把媽媽背上的拉鏈拉下,用舌頭舔著媽媽的背部,

       一把將媽媽的黑色的半罩杯蕾絲胸罩解了下來,

       一手一個乳房,一時這邊,一時這邊,

       在媽媽的雙乳上佈滿了他的口水和齒痕,而另外的人則拿著相機等工具在拍攝著。

       誰知這時高原他媽這時卻來了來了,她來到兒子的房間門口,

       看見我媽媽被兒子和他的同學捉住,還在她身上進行著她以前從沒想過的事,

       她驚叫一聲,驚動了表哥他們,沒有和媽媽做的人衝了上去,將姨媽拉了進來。

       表哥對他們點了點頭,三人便將姨媽身上的衣服扒下來,

       姨媽著的是天藍色的絲質低胸連衣裙,白色的高跟鞋配著肉色的襪褲,

       其中一人把姨媽一把推倒,握住肉棒就插進姨媽的口中;

       一個則將姨媽的上半邊衣從肩膀上拉下,

       拉下胸罩便對著姨媽的乳房嘶咬起來,姨媽口中有肉棒在裡邊,發不了聲;

       而最後一個人則隔著褲襪和白色蕾絲內褲舔了起來,並不時地用手指扣弄。

       姐妹兩人同時受著三條年輕肉棒的攻擊,雖然時間有前後,

       但都是被人將連衣裙拉到了腰部,像條母狗一樣按趴在地床上,

       撅起了大屁股,屁股上佈滿了紅紅的指痕。

       表哥頭一個把肉棒操進了我媽媽的肉洞,

       其他五人也不約而同地將肉棒插進了他們身前的兩個女人的肉洞中,

       媽媽被三個人不停地被攻擊著,操著操著,表哥躺在床上,讓媽媽睡在他身上,

       他的肉棒從下邊插進了媽媽的屁眼,

       而另一個人則將媽媽的一雙美腿高高舉起放在自己肩上,

       一下一下地向前頂,而另一個則趴著肉棒,

       直直地插進了媽媽的口中,表哥在下邊用力地向上頂。

       另一邊,姨媽的褲襪被撕開了兩半,

       白色的蕾絲內褲掛在姨媽還穿著褲襪的小腿上,

       姨媽的屁眼一張一合的,使操姨媽屁眼的人爽呆了。

       姨媽和媽媽這時都搖動性感的屁股,配合著他們的猛烈進攻,

       媽媽雪白的乳房上還留下了數道明顯的指痕。

      【啊!‥‥啊!‥‥啊!‥‥】媽媽被幹得發出又痛又爽的聲音。

       媽媽舔弄肉棒的技巧看來很好,

       鮮紅的舌頭在肉棒上纏來繞去,男人臉上出現舒服的表情,

       媽媽紅嫩的奶頭不堪吸吮撫弄,堅挺屹立在趐乳上,

       媽被吸吮得渾身火熱,不禁發出喜悅的呻吟。

       而姨媽比媽媽也好不了多少,她的臉上紅紅的,

       口中肉棒一進一出,一下一下的都頂進了喉嚨深處。

       在操著姨媽兩個下洞的兩人,

       四隻手用力抓揉著姨媽那令人垂誕三尺的乳房和豐滿的肥臀,

       順著平滑的粉頸、曲線玲瓏的細腰、細緻的背、腿,摸向姨媽隱密的森林深處,

       撫摸著濕潤的花瓣、柔軟的恥毛,在花瓣的間隙不斷地遊移。

       表哥在下邊一邊用力頂著媽媽的粉嫩淫臀,死命地操穴,

       一邊用力摑打媽媽的粉嫩淫臀,不一會兒,媽媽的粉嫩淫臀上佈滿紅紅的指印,

       這時操著媽媽和姨媽口的兩人分別拿著相機和V8拍著這場淫宴。

      【啊!‥‥啊!‥‥啊!‥‥喔!‥‥啊!‥‥啊!‥‥】

      【好人,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對,頂深一點‥‥】

       分不清到底是媽媽或是姨媽的淫叫,兩把聲音都混合在一起了。

       表哥和他的同學不停地在交換著操著媽媽和姨媽的幾個洞,

       其中一個更把媽媽的乳房夾住他的肉棒,一下一下向前頂,下下都撞進媽媽的口中,

       他們不停地變換著體位、交換著性交的對象,直操得媽媽和姨媽在狂叫著:

      【插死我‥‥插死我了‥‥對‥‥啊!‥‥啊!‥‥啊!‥‥啊!‥‥】

       幹著媽媽小穴的那個男人全身開始抽搐,

       很明顯地他快要射精了,媽媽也開始瘋狂地吸吮,

       另外兩個男人則把他們的龜頭抵在媽媽如同妓女的臉上打手槍,

       那個把雞巴插在媽媽口中的男人,把下腹往前一頂,

       將他廿五公分左右長的陰莖一次全插進媽口中,

       一直插進她的喉嚨裡,然後開始不停地呻吟。

       媽媽也到達了高潮,含著陰莖發出呻吟:

      【啊!‥‥啊!啊!‥‥啊!啊!‥‥啊!‥‥啊!‥‥】

       媽媽和姨媽的淫聲使負責拍攝的兩人放下攝影機,用支架支好,又加入戰團之中。

       八個人在不停地操著,期間,媽媽在表哥抽送了三、四百下之後,

       已經再度地攀上高潮,她的陰道出現了極有規律的抽搐,

       對於表哥來講,就好像是有張小嘴在不斷地吸吮,

       他將肉棒完全地插入穴裡,享受著這樣的舒服感受。

       這時候媽媽則是因為花心被龜頭用力頂住,

       而呈現出更激狂的抖動,媽媽抖了差不多快要兩分鐘之後,才慢慢地平靜下來,

       而姨媽這時已再也沒力氣去呻吟或者迎合了,所以只有默默地被姦淫著。

       這時姦淫姨媽的兩個人也分別先後地在她的小穴以及屁眼裡面射出濃熱的精液,

       媽媽卻正以幾近倒立的的姿勢被人操著小穴,而另外一個男子已經射完精坐在旁邊休息。

      【啊!‥‥啊!‥‥啊!‥‥啊!‥‥】

       媽媽一聲接著一聲地呻吟,她已經經歷了數次的高潮,全身幾近虛脫,

       好不容易,這個男人也在她的小穴裡面射精,她頓時軟倒趴在地上。

       這時候原本摟著姨媽的男人站了起來,過去將媽媽抱了回來,

       讓她趴在沙發上面,然後將自己的肉棒插入她的屁眼裡面繼續抽送,

       不一會兒,他也射精了,他們在媽媽和姨媽的身上總共射了不知多少次精。

       他們用媽媽和姨媽被操的相片來威嚇她們,要聽從他們的話,

       今後要無條件地繼續讓他們姦淫,不然就將相片在網上散發出去,

       媽媽她們迫於無奈,只好點頭答應了。

《 豪乳蕩婦 — 3 》

       高原罵道:【干,媽的連我媽也被干了。】

       我說:【其實你媽不也是個賤貨,被強暴還浪叫連連的,那股騷勁!】

       阿強也附和,並說:【其實我媽也是,我還有她偷人的照片!】

       我說:【那今天就散了吧,過幾天再說。】於是我們就各自走了。

       過了幾天,我想回家拿下些書,

       卻在樓下的停車場外找到了高原的機車,我想一定有問題,

       我從窗子再次爬入了我的房間,用老辦法望進客廳中,高原和阿強都在,

       媽媽穿著白色的透明蕾絲襯裙,同色有搭扣的透明高跟涼鞋配著中空的透明肉色的襪褲。

       高原坐在沙發上,阿強則在架著V8,他媽的!這兩個臭小子,上我媽媽居然把我架空!

       這時媽媽跪坐在高原的大腿上,雙手摟著高原的頭,

       和高原嘴對嘴的吻著,高原的雙手從不閒著,

       不停地摸著媽媽身上的每一處肌膚,媽媽的表情像十分受用。

       過了一會,阿強已經架好V8,也加入了戰團,他拉著媽媽盤著的頭髮,

       把她的頭拉過去,一下就把他的肉棒插進了媽媽的口中,

       媽媽的臉顎因為阿強的插入而凹陷了下去,口中更發出淫蕩的呻吟。

       高原這時則把媽媽的乳頭含進口中,而媽媽好像十分舒爽,

       她把阿強的肉棒吐了出來,用手擼著,

       拉起放在自已的臉上,又把阿強的陰囊吸進口中。

       阿強笑著對高原說:【你瞧這母狗,多麼淫賤!】

       高原把媽媽拉起,把她像母狗一樣按在地上,笑著對阿強說:【你要操她哪個洞?】

       這時門開了,紅姨進來了。

       啊!我明白了,一定是阿強他們用我們偷拍的照片來要挾媽媽和紅姨。

       這時門再一次的開了,卻原來是玉姨,就是高原的媽媽,

       他媽的!高原這小子,居然將他媽都上了都不讓我知道,還和阿強兩個拉下我,

       不行!我一定要一起上,不然我就虧死了。

       我從正門走進去,把他們嚇了一跳,卻見這夥男女驚慌的望著我,

       我二話不說,拉著紅姨親了個嘴,這時眾人臉上才現出了放鬆的笑容,

       於是我對紅姨、阿強對玉姨、高原對我媽媽,一對一的操上了。

      【紅姨,想不到我都有操你的一天。】

       我笑著調侃紅姨,她二話不說就將我的肉棒塞進了口中,

       那張美艷的櫻桃小嘴在我的大肉棒一上一下的滑動著,

       右手則在下面握住兩個卵蛋,左手放在自已的穴上開始手淫了。

       紅姨用舌尖在我的肉棒上舔,我的手也沒閒著,握住紅姨兩個豐滿柔嫩乳房在掌中搓揉。

       這時阿強過來對我說:【反正大家都是第一次,上完自已的媽媽後再上別人的。】

       我點了點頭,拉著媽媽進了我的房間。

       我坐在媽媽的大床邊,要媽媽跪在我腳下,

       媽媽的手指纏繞在我的陰莖上,用力搓揉著我勃起的陰莖,

       媽媽望了我一眼後,就開使舔我的陰莖。

       媽媽好像吹口琴一樣橫著向下舔,然後在陰囊上舔弄。

      【啊!‥‥媽媽‥‥】我一邊向上吐氣,一邊抓住媽媽的頭髮。

       媽媽張開嘴把龜頭含在嘴裡,手在陰莖的根部搓揉,我則撫摸著媽媽的的胸部。

       這時媽媽的動作加快,黑髮像降落傘一樣飛散在我的腿上,

       我把媽媽抱到自己腰上,背對著自己,握著陰莖對準媽媽的陰道,

       一下就把我的大肉棒插進了媽媽的穴中,啊,實在太爽了!

       我已經操過姨媽了,不須再理什麼亂倫不亂倫了,

       只知道媽媽需要我的大肉棒,我用雙手固定媽媽的屁股,猛烈地扭動。

      【唔!啊!‥‥】媽媽的黑髮向左右搖動,乳房也隨著跳躍,不時打在我的臉上。

       我一隻手撫摸乳房,一隻手向陰毛摸下去。

       抓住乳房的手指捏著媽媽紅色的乳頭,另一隻手則玩弄著媽媽的陰蒂,

       媽媽爽得大聲地呻吟起來,整間房間充滿做愛的香味,

       我兩隻手都握著媽媽的巨乳,兩人緊緊地貼在一起,

       只有腰部在動著,媽媽不斷流出來的淫水滋潤著我的肉棒。

       這時玉姨和紅姨進來了,想來阿強和高原已經射了精,躺在地上動不了了,

       兩個中年女人望著我和媽媽,卻互相撫摸起來了,突然,我覺得媽媽的陰道一陣收縮。

      【啊!‥‥我洩了‥‥】媽媽這時達到高潮,趴在床上不動了。

       兩個女人過來摟著我,把我按倒在床,玉姨騎在我胯上,把乳房放在我口中讓我舔著;

       紅姨則把我的肉棒放進她口中仔細地品嚐,過了一會兒,

       紅姨自個兒用陰戶套上了我的大肉棒,慢慢地聳動,

       我和玉姨小巧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把彼此的唾液互相交流滋潤著。

      【嗯!‥‥我‥‥我‥‥我‥‥不‥‥不行‥‥不行了‥‥】

      【我要融‥‥融‥‥化‥‥了‥‥】

       紅姨一邊拋動著嬌軀,一邊叫床。

      【嘿!‥‥爽嗎?】我雙手托著她屁股,擡起腰盤往上挺。

      【喔!‥‥太‥‥太‥‥棒了‥‥】

      【喔!喔!喔!喔!喔!‥‥嗯!‥‥我要‥‥我要‥‥】

       紅姨在我的肉棒上起降著,嘴裡卻不停地呻吟浪叫。

      【都幾歲的女人了?還蕩成這樣,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不由得對紅姨的騷勁另眼相看。

       她豐美雪白的臀部正坐在我身上,屁股不停地上下左右擺動,

       大約經過了百十下的抽插捅弄,紅姨好像媽媽一樣,也得到了高潮,

       紅姨滿足地離開我的身體,我卻還沒有射精,玉姨接著騰身而上,

       用她修長的手指,一手握著我粗大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口,

       一手撐開兩片濕漉漉的小陰唇,緩緩地坐了下來,當全根盡沒時,玉姨呻吟了起來。

       操著操著,我要玉姨用像狗一樣的姿勢趴在床上,

       我還要她在把豐臀翹高一點,她一翹高,我就順勢插入,並且開始活塞運動。

       插了五、六十下後,玉姨把手穿過胯下,拉出我正在她陰道抽送著的肉棒,

       再轉放進她的屁眼中,我扶著她的盤骨,小腹不停大力地撞擊著她的美臀,

       發出《啪!啪!啪!》的聲音,再加上玉姨那嬌滴滴的呻吟聲,真是天籟之音呀!

       我一邊插,一邊伸手愛撫媽媽的巨乳,同時吻著媽媽的唇,實在是太棒了!

       我在操了百多下後,終於和她一起洩了,媽媽、紅姨和玉姨一同蹲下來,

       把我沾滿穢液的陰莖一一舔舐干淨,這才結束了這次亂倫的群交。

《 豪乳蕩婦 — 4 》

       自從和媽媽的亂倫群交之後,媽媽更加放浪了,

       對我來說,和媽媽打炮是每週必做的事,但媽媽對其他男人的需求卻更大了,

       我本來想不到媽媽會與大樓管理員老王這麼樣的 人好上的,但卻不由我不信。

       這天晚上,我回家的時候,

       發現大樓管理員老王的的值班的小房間裡邊有淫蕩的呻吟喘息聲,

       我向內張了張,嚇了一嚇,原來是媽媽,

       她著的白色的襯衫已經拉開了一半的扣子,灰色的裙子已經拉高到了腰部,

      白色的蕾絲內褲在打得開開的,大腿以下一覽無遺。

       媽媽的右手中指在自已的陰道處不停地磨擦著,左手則握著自已的巨乳,

       雙目微閉,口中微微的輕輕吟叫著,媽媽穿著打十字形的黑色高跟鞋踏在椅子上,

       肉色的連褲襪,本來盤起的頭髮已變成亂髮披散在雪白的頸脖上,顯得既高貴又淫蕩,

       老王則坐在他的床邊,手放在他的胯下不停地磨擦著。

       這時另一個人走入了房間,這時的我已望清了,

       啊,是小張,分管我們大樓的物業管理公司的保安員,

       他們兩人如何會走到一起來和我媽媽勾搭上了?

       各位也知道我喜歡從旁觀看,所以我不去驚動他們。

       小張上前用左手扳著媽媽的脖子,把媽媽的頭扭向自已,

       小張的舌頭長驅直入,攪弄著媽媽的舌尖,媽媽雙唇被緊密壓著,香舌任憑小張舔弄,

       媽媽的香甜香舌不住的纏攪小張的舌頭,小張可能受不了媽媽如此老手的技巧,

       他猛然將媽媽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裡,輕咬細舐,又吸又吮媽媽的舌尖,

       兩人的唾液雙雙渡了過去給對方,小張的左手也沒有閒著,握著媽媽的巨乳不停地捏弄著。

       老王這時也上來了,老王的手滑進裙子裡,隔著小小內褲撫起媽媽圓翹的臀部,

       頭埋在媽媽的大腿上不停地蹭著,媽媽微微的站起,

       讓老王的手指可挑開內褲的蕾絲邊緣,摸著豐腴緊翹的屁股,觸感滑嫩彈性。

       老王的中指順著內褲的蕾絲邊緣內裡,由後臀摸往前面,

       手掌往上停在了媽媽隆起的肥美陰阜,手掌接觸著柔細濃密的絨絨陰毛,

       中指往裡摳去,但覺神秘柔嫩的細縫早已濕滑不堪。

       小張將媽媽的乳房從胸罩裡拿出來,兩手各握住媽媽一隻乳房,

       大力揉搓起來,觸感柔嫩豐滿,軟中帶軔,

       食指姆指夾捏起小巧微翹的乳頭,揉撚旋轉。

       小張低頭探出舌尖,由媽媽左乳的下緣舔起,一路舔過乳房渾圓下部,

       舌尖挑彈乳頭數下,再用力吸了幾下才放開,

       之後再張開大嘴將媽媽大半個白嫩的左乳吸進嘴裡,

       舌頭又吮又吸,又嚙又咂著媽媽被含在他嘴裡的乳頭,左手仍不停揉捏著媽媽右乳,

       本來誘人胸罩裡的巨乳在小張的照顧下不停地變形,使我的肉棒翹得更向上了。

       老王可能認為時機到了,向小張使了個眼色,

       小張會意,和老王一起將媽媽拉到了老王的床上,

       小張將自已的肉棒放在媽媽的面前,媽媽想都不想就將其放入口中。

       這時媽媽是趴在床上的,白色襯衫向兩旁分開,白色的蕾絲胸罩肩帶仍吊掛在手臂,

       罩杯跌落在乳房兩側,兩隻巨乳晃啊晃啊的垂吊著,灰色的短裙被扯至腰際,

       蕾絲內褲滑褪到膝蓋,兩條大腿雪白誘人,大腿根間柔細濃密的陰毛烏黑濕亮,

       陰唇細嫩外翻,聖潔肉縫是淫濕緊緊的。

       在媽媽後邊的老王將手指插進媽媽的陰道中摳弄著,

       一會後又走到前邊將正替小張口交的媽媽拉起,讓媽媽和他口交,

       而小張也知趣地向下移了移位,繼續吸著媽媽巨乳,

       左手的手指則向下捅進媽媽的陰道中插弄著,並加力快了插入的速度。

       媽媽再也忍不住了,雙臂抱住小張的頭,緊緊往自己乳房擠壓,

       小張唇鼻受到壓擠,深深埋進媽媽豐嫩胸部,

       正在嚙吮媽媽乳頭的牙齒不免稍為用力,媽媽這時吐出老王的肉棒,嬌呼出聲:

      【上我,兩人一起上我,啊!‥‥啊!‥‥】

       兩人一前一後的將媽媽夾在中間,小張在前面揉捏著媽媽渾圓高聳的乳房,

       一手則握著另一邊放進口中吸吮、含著媽媽的乳暈;

       老王在後邊也沒有閒著,雙手握著媽媽的肥臀,雞巴在陰戶裡一下一下的使勁狂操。

       在兩人的合力夾攻中,媽媽不住地在兩人中間蠕動,

       嬌艷的身軀、高貴清麗的臉龐此時散出蕩人的妖媚,

      在身上沒有完全褪去的衣服使媽媽的誘人身體時隱時現,卻令人更是興奮。

       接著,老王將媽媽的淫液抹在她的屁眼上,

       媽媽並沒有太大反應,想來他們已不止幹過一兩次了,

       老王拔出雞巴,然後由背後抓握著媽媽豐挺的巨乳,

       將濕淋淋的雞巴轉插入媽媽誘人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門。

       而在老王用力淩辱著媽媽後庭的同時,小張則將媽媽的腿擡起扳到最開,

       用手握住穿著打十字形的黑色高跟鞋的雙腳,

       把雞巴插入剛被老王操得陰唇大張的陰戶,隨即再猛力的抽插著媽媽濕潤的花瓣。

       媽媽前後洞穴分別被兩支雞巴在抽插著,她不禁配合著發出淫蕩的浪叫。

       操了一輪後,老王與小張又交換體位,

       他們兩人一個插入、一個拉出,既配合又默契地不停操著媽媽,

       媽媽小巧的嘴角漏出淫浪哼聲,美麗的修長玉腿不停顫抖。

       不久後,兩人抽插媽媽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越操越兇猛,

       不再是一人操一下了,而是瘋狂地各自抽送,同時媽媽也發出嬌媚的浪叫:

      【啊!‥‥喔!‥‥】

       剎那間,老王和小張兩根大肉棒的前端同時噴出他們又濃又多的精液,

       注滿了媽媽的整個子宮和直腸,而媽媽也在同時達到了高潮。

       這時,我知道我可以在電梯口等媽媽了,

       媽媽在十五分鐘後到了電梯口,她一望我就知道我已知道了,

       我摸著媽媽的屁股走進電梯,聽著媽媽講她的故事。

       媽媽為何會讓這兩個傢夥上呢?原來是這樣的。

《 豪乳蕩婦 — 5 》

       就在那次我到姨媽家去的時候,因為那次修水管的事,就使得他們發生過關係了。

      【叮咚、叮咚】,門鈴急速的響了起來。

      【誰呀?】媽媽開了門之後探頭問道。

       只見一個穿著工作服的年輕男人站在門口說道:

      【你好,我是來修水管的,請問這裡是不是XX街XX號XX房呀?】

      【是的,是我打電話叫你們來的,我家的水管壞了,請你來修一修。】

      【好的。太太,我姓趙,請你帶我到漏水的水管那去檢查一下。】

       就在此時,那個姓趙的才認認真真的打量著媽媽,

       媽媽這天穿的是一套白色的衣服,薄薄的衣料略為透明,

       裡邊黑色的乳罩和同色的內褲,鐵灰色的絲襪,

       紅色的雙細條搭邊高跟鞋緊緊地裹著媽媽嬌小玲瓏的小腳。

       他吞了一吞口水,下邊的小老二一下子就站起來了,

       媽媽卻還沒有發現,只是帶他到壞了的管子處,

       那個小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