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賤女友小詩】(全)+ 續(1-6)

本篇最後由 冰雪的星空 於 2016-10-10 01:51 編輯

(1)以巧合開始

  女友小詩今年22歲,身高1米65,體重50公斤。膚色不算白皙,是屬於那種

很豐滿,但也算夠用,一雙濃纖合度的美腿配上超短裙總是會讓人想入非非。她

在一家模特公司做平面模特,我在一家網路科技公司做主管,一直以來我都認為

自己能交到這樣的女友是一種幸運,直到一個月前。

  那天下午,我接到女友的電話,說她要趕拍一家服飾公司新一季衣服的平面

照片,晚上要晚一點回來,要我自己先睡。我心想女友工作真是辛苦呀!每到換

季的時候總是有很多這樣的小廠商搞不起服裝秀,就找一些模特拍一些照片登在

那些少女雜誌上來招攬顧客,不過當模特也就靠這個賺錢,工作嘛,沒辦法。

  我下班後和朋友一起吃飯,好死不死的其中有一個失戀,喝得大醉,我和另

一個朋友小趙只好把他先擡到附近一家飯店休息。好不容易處理好一切,準備回

家,剛從電梯裡出來,眼角的余光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進入另一個電梯,原來女

友在這裡拍攝呀!因為以前也有過不租用攝影棚而在飯店直接拍攝的情況,記得

我還陪女友去過,所以也沒多想。

  正想和她打個招呼時電梯的門關上了,我拿起電話打給女友,可她的電話卻

關機了,我想可能是沒電了吧,算了,先回家好了。正在這時,卻發現電梯的顯

示燈沒有停留,直接到了25樓。不知為什麼,潛意識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這時小趙正好遇見了一個同學,他就給我引見了一下。他這個同學叫王明,

據說是他在中學時最好的朋友,後來我朋友繼續升學,王明去當了兵,慢慢地就

聯繫不上了,沒想到在這裡遇見。

  我們三人在飯店附近的茶館一直聊到半夜,王明很健談,他說自己退伍後就

在這家飯店做保安,因為表現出色,現在已經是保安經理了。後來大家交換了電

話,相約下次再一起出來吃飯後便各自回家了。

  出了茶館先給小詩打了個電話,心想如果拍完了正好離得不遠,可以去接她

一起回家,沒想到還是關機。她在飯店拍攝,手機沒電了為什麼不充電呢?我記

得她的包包裡是有充電器的呀!為此我還笑過她:「你又不是當紅模特,有沒有

那麼多業務呀?」算了,還是先回家好了。

  回到家洗了個澡,小詩還是沒有回來,都半夜3點多了。我打她的電話,還

是關機,還是關機……心想乾脆去飯店等她算了,反正她下來要經過大廳,不然

這麼晚了她一個女孩子萬一遇歹徒可就糟了。

  正要出門,小詩回來了。看她一臉疲憊,心想又是換衣服、又是擺造型也真

是把她累慘了,於是就要她去洗個澡早點睡,我在客廳看電視。突然覺得女友的

衣服好像以前沒見過,就問她是不是新買的?她說今天拍商品目錄,廠商送給她

的。這種事好像在她們這行經常都有,所以我也沒有多問,正好不用自己花錢買

衣服了。

  第二天一早,因為前一天喝了酒,反而睡不太著,所以6點就起床了。沒事

乾就在家裡想找點活幹,看見洗衣籃裡放著昨天換下來的衣服,就想把它洗了。

  我把衣服丟進洗衣機裡時看見昨天女友換下來的衣服,不錯呢,是X牌的,

心想這麼大的公司什麼時候也要拍平面廣告了?

  咦?怎麼沒有安全褲和小可愛呢?按說拍服裝目錄這些東西,應該會用到的

呀!我把洗衣籃裡的衣服一件件拿出來。發現除了我的衣服外,女友的衣服只有

這件平口的連身洋裝,連內衣內褲也沒有。我心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正在這時候,女友嗲嗲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起這麼早做家務呀?老公你

真好。」我回頭看見女友可愛的笑容,心想是我多疑了吧,不然她不會這麼從容

的。

  女友做了早餐,吃過後我去上班,臨出門時女友和我擁抱吻別,感覺她軟軟

的胸部好像又大了。不會吧?才幾天沒碰她,應該是自己的錯覺而已,還是……

  這個月提前來了,有點脹奶。唉,我真是變態,搖搖頭,還是好好上班去吧!

  過了幾天,中午和小趙、王明一起吃飯,小趙的衣服被醬汁弄髒了,我和王

明只好趕緊去買一件換上。小趙在試衣間去換好衣服,拿著髒衣服出來,我忽然

想起前幾天為什麼覺得不對了,小詩晚上回來穿的是廠商送她的衣服,那她本來

的衣服呢?怎麼沒有了?我的心不由得抽動了一下。

  回想起來,那天我在電梯口看見女友時,她穿的並不是晚上穿回來那一件衣

服,對了,是一件白色的X牌衣服,我記得還挺貴的,就算廠商送了她新衣服,

也不會把這件扔在飯店不要了才對呀!難道……

  小趙看我愣住了,笑著對我說:「哇!不是吧,看我也能發楞?以後要是和

你一起泡溫泉,我可不敢彎腰撿肥皂了。」我發覺自己失態了,趕緊裝成若無其

事的跟他們說笑起來。

  回到家後,我翻找了女友的衣櫃,卻沒有看見那件本不應消失的衣服,我一

直猶豫該問一下女友還是該信任她。

  幾天後的中午,王明打電話約我一起去他工作的飯店喝酒看球,玩個通宵。

  我向小詩報備後便和小趙一起去找他。王明說他已經訂好了房間,要我倆買

些酒去1022房間找他。

  我們三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看球,球賽完了後小趙又吵著要聯線玩CS,王

明說不用去網吧,房間裡有一台電腦,他再去辦公室拿兩台就可以了。過了一會,

他拿著兩部電腦回來,我們三人便玩起了遊戲。

  可能是喝了酒,玩了一會就感到有點天旋地轉的,我提議休息一會。王明說

有好東西給我們看,我和小趙會心的對視一笑,心裏當然知道對於男人,好東西

還能是什麼。

  王明打開電腦的一個文件夾,裡面有一個視頻檔,還有一個全是圖片的文件

夾。他先打開文件夾的圖片給我們看,這不是小詩嗎?都是些很正常的服裝或者

飾品的宣傳照。我心想,難道王明認識小詩?我這人城府比較深,想先看看到底

是怎麼回事再說,所以也沒說破,反正小趙也不認識我的女友。

  這時小趙說:「這些圖片算什麼好東西,無名上有的是。」

  王明說:「先讓你們看看主角,我也是無意中在網上找到這些圖片的。這個

小妞大概一年前經常和不同的男人來我們飯店,而且每次都不止一個,每次都訂

25樓的總統套房。同事好奇就在房裡裝了幾個攝像頭還有收音器,沒想到拍到了

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真是淫蕩到不得了,你們可要保重身體呀!」

  我的腦子「嗡」的一下,25樓總統套房,對了,上次我看見小詩不就是和幾

個人一起進到這家飯店的25樓嗎?當時還以為是攝影師、燈光師什麼的,難道…

…終於我明白為什麼上次在飯店看見電梯停在25樓覺得古怪了,訂總統套房的費

用比訂攝影棚還貴,如果是拍商品目錄,為什麼不去攝影棚呢?

  我問王明:「是這女的和人亂搞的片子嗎?」

  「那當然,刺激得不得了,可惜最近才安的攝像頭,錯過了不知多少次。」

  原來女友已和人搞過很多次了,聽到這個消息,我除了震驚外竟還有一絲興

奮,肉棒漲了起來。

  王明打開視頻檔,我看了一下日期,正是在飯店遇見女友的那一天,看來女

友真的背著我劈腿了,不……不是劈腿,每次和好幾個人,應該是援交吧!想到

這裡不禁生起氣來,我的薪水不少,家裡的費用都是我在付,這賤人竟然還出去

賣,難道是他媽的愛好嗎?這賤貨!

  視頻的前幾分鐘都是房間的大廳,一個人也沒有,「業餘人士,剪接時前面

沒有弄好,前幾分鐘什麼都沒有,呵呵!」王明正說著,片中的門打開了,小詩

和四個男人一起走了進來,身上穿的正是那件憑空消失的衣服。

  剛關上門,一個男人就迫不及待地把手伸進女友的衣服裡抓住她的乳房揉捏

起來,女友不光不覺得有什麼不適,還轉過頭去和他接吻。其他三個人先進了主

臥,他們兩個也一路邊摸邊親的跟了進去。

  鏡頭一換,變成了從房間裡的一個角落看整個房間。那個急色的男人(以下

就暫稱為A ,其他三人就是B 、C 、D )把手從女友的衣服裡拿出來,手裡還拿

著女友的內衣。『他媽的,這小子還會單手開內衣呢,看來常出來玩嘛!』我心

想。

  「這女的也挺淫蕩嘛,不知道是在夜店被人泡上的還是出來賣的?我聽說模

特都出來賣呢!」小趙和王明一邊看一邊說話,可我卻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緊

盯著電腦畫面,心中的興奮竟還超過了憤怒。

  只見女友自己將丁字褲脫了下來,卻沒有將外面的連衣裙脫掉:「各位主人

今天要怎麼玩弄母狗呀?還要把母狗吊起來插母狗的賤屄和屁眼嗎?」他媽的,

女友竟自稱母狗,還叫這幾個傢夥主人,我的肉棒實在是脹得不得了,腦子裡充

滿了淫欲,畢竟這樣的女友是我從未見過的。

  C說:「小母狗,上次你被吊起來幹,幹到暈了過去還迷迷糊糊的叫著讓大

家幹得大力一點,真是讓人受不了。不過今天不玩這個了,先讓幾位主人幹幹,

一會還有其他主人來一起玩你,到時看看他們會不會想出什麼新花樣來玩你這賤

母狗。」只見女友聽說一會還有人來一起幹她,興奮得不得了。

  A和B把女友拉過去,一上一下的摸著女友身上的敏感部位,B把女友的衣

服向下拉,露出胸部,搓揉著女友的乳房,而A則把手指插進女友的陰道裡挖來

挖去。一會兒,A把手拿出來對女友說:「小母狗,是不是主人們玩你玩得太爽

了呀?淫水都流到鞋裡了,你還真他媽的多水呀!」

  女友明顯動情了:「啊……主人們不要再折磨母狗了,快……玩死我呀!」

  媽的,騷貨!

  男人們陸續脫光了衣服,看著他們挺立的肉棒,我心想:『普通而已,我好

像還略勝一籌呢!』身邊小趙卻已經解開褲子打起飛機來了,媽的,便宜這小子

了,不過女友已經背著我讓這麼多人幹過了,也不差讓好友看看,又看不少一塊

肉。

  A挺起肉棒拉起女友的短裙正要插入卻被女友阻止:「主人,等一等嘛!先

把小母狗綁起來好不好?母狗最愛被綁著乾了。先把我綁起來再盡情地玩弄母狗

不是更過癮嗎?求求主人把母狗綁得不能動彈,再讓母狗服侍主人。」

  「啪!」A擡手就給了女友一個耳光:「媽的!我要怎麼玩你這條賤母狗就

怎麼玩,還需要讓你舒服嗎?」女友竟然馬上從床上爬起來跪到了地上給A磕起

頭來:「請主人原諒母狗,母狗知錯了,請主人懲罰母狗。」

  這時一直一言不發的D說話了:「你想被綁著幹不是不可以,不過我們沒帶

繩子呀!看來只好等一會其他人來了後再玩了,他們今天可是給你帶了不少好東

西呀!」

  「不要,求求主人現在就玩我吧!母狗的屄好癢呀!母狗好想被玩呀……」

  女友一邊求人幹她,一邊跪著自己摸起下體來。

  「那這樣吧,我這裡有一把剪刀,把你的衣服剪成繩子綁你好不好呀?」

  「好,好,謝謝主人!」女友邊說邊脫下了身上唯一的連衣裙,D接過女友

的衣服邊剪邊對女友下命令:「去床上躺好,雙腿向上彎曲打開,雙手放在兩膝

內側。」女友聽話的按D說的姿勢躺好,下體在男人們的目光下一覽無遺,兩片

粉嫩的陰唇微微抖動著,好像在邀請肉棒的進入。

  D把女友的衣服剪成一條條的,把女友的雙手手腕分別和雙膝綁在了一起,

又把女友抱起來放在房間的角落。女友由於雙手雙腳綁在了一起,別說站起來,

就連跪都跪不起來,雙膝和臉著地,屁股翹起半趴半跪的伏在地上。

  D拉著其他三人坐在床邊對女友說:「母狗,想被乾就自己爬過來把主人們

的肉棒吹硬,然後主人們就會好好的幹你。快!」女友聽到命令後馬上用臉幫助

支撐身體,又膝一點一點的向前蹭,一直爬了兩三分鐘才爬到床邊。

  看得出女友爬得很吃力,有點累了,可剛爬到男人的腳邊,馬上拼命擡起頭

想要給男人吹簫,可是卻夠不到。男人們哈哈大笑,坐到了地上,女友於是馬上

像見到肉骨頭的狗一樣張開嘴含住男人的肉棒,艱難的上下搖動起腦袋來。

  看著女友飄逸的長發半遮住臉龐,被玩弄成這樣,我也忍不住打開拉煉,手

在肉棒上上下套動打起了飛機。

  女友為男人們一一吹過後,他們把女友抱起來放到了床上,然後開始一個個

的在女友身後抓著她的纖腰猛幹她的屄,邊幹還邊罵女友的是賤貨、騷母狗。女

友被幹得爽到一個不行,邊被幹邊大聲叫床,求男人們幹得更狠一點:「啊……

  啊啊……母狗好爽……大力一點……幹死母狗……啊……主人好強壯……幹

死母狗吧……啊啊啊啊……」

  女友在男人們的輪幹下高潮了好幾次,然後卻還是不斷地求男人們狠狠地幹

她,而射出來的男人則走到女友的面前,讓她把沾滿精液淫水的肉棒舔乾淨。即

使在女友給人舔肉棒時,她也要偶爾空出嘴來請求男人們再乾得用力一點,真是

淫賤得不得了。

  一直到四個人都射過了一輪,大家想休息一下再玩她,就把女友翻過來臉朝

上放在床上,兩個人吸她的乳房、兩個人玩弄她的小屄,時不時地還同時把手指

伸進女友的陰道裡。女友面色潮紅,爽得哇哇直叫。

  過了一會,一個人接了一個電話(都脫光了,這時也分不清ABCD)就出去了。

過了幾分鐘他回來時身後跟了八個男人,最後一個拉著一個大旅行箱。女友看見

來人了,趕緊向他們打招呼:「主人們來了,歡迎主人們來玩我這條賤母狗!請

主人們盡情享樂,不用理會母狗的感覺,把母狗玩殘也沒有關係。」

  「哈哈!小騷貨,幾天沒見還是這麼淫蕩呀?」男人打開箱子,只見裡邊裝

滿了各種SM道具,還有一些按摩棒和情趣玩具。

  「這布條是什麼呀,該不會是賤母狗的衣服吧?哈哈哈哈,真是淫到不得了

呀!有意思。」男人們七手八腳地解開女友身上的綁縛,從箱子裡拿出一個項圈

套在了女友的脖子上,牽著女友到處爬。這一段畫面有點連接不上,看來是各個

房間攝像頭拍下來的剪在一個視頻裡,有一點沒剪接好,畢竟不是專業人士。

  男人們牽著女友爬了一會後,又拿出兩個帶鈴鐺的夾子夾在女友的乳頭上,

然後在女友的陰道裡插入一顆雞蛋大的跳蛋,拿著鞭子邊打女友的屁股邊讓她爬

快一點。女友被她們打得爽了,嘴裡「哼哼嘰嘰」的,還求再用更多的道具玩弄

她。

  「真是個賤到不行的賤貨,被這樣玩弄還嫌不夠嗎?好!先給你灌腸,然後

再慢慢玩。」男人們把女友帶到廁所,擰下淋浴器的噴頭,拿出細一點的管子接

好,然後命令女友跪好翹起屁股,把管子插進女友的屁眼裡打開淋浴器,只聽女

友「啊……啊……」的叫著,肚子慢慢地大了起來。

  過了會,男人們把女友屁眼裡的管子拔出來,用一個塞子塞住女友的屁眼,

拿出陰道裡的跳蛋,給了女友一個粗大的按摩棒讓女友自己插進陰道,表演手淫

給他們看。

  女友拿著按摩棒先放進嘴裡來回抽動舔弄,過了一會把沾滿口水的按摩棒慢

慢地挺進陰道裡來回抽弄,一邊插嘴裡一邊叫著:「啊……母狗好爽……騷屄和

屁眼都好爽……謝謝主人們玩弄母狗……母狗要一輩子都被主人們玩……啊……

啊……主人……母狗要忍不住了……請讓母狗拉出來吧!」

  「不行,這麼快就受不了了?他媽的賤母狗你給我聽好了,如果你在高潮以

前拉出來的話,那主人們永遠都不會再碰你,懂了嗎? 」

  「對不起!主人,母狗知錯了,母狗一定會忍住……啊……請主人們永遠玩

弄母狗。」女友說著開始不斷加快按摩棒的抽插速度,「啊……好爽… …啊……

要來了……啊啊……嗯嗯……請主人們欣賞母狗高潮的樣子吧!啊啊啊啊……」

  女友的屄裡射出了一股一股的水來。

  媽的,女友在男人們的注視下被灌腸手淫,竟然潮吹了!

  男人們哈哈大笑,把女友架起來放在馬桶上拔出屁眼的塞子,女友肚子裡的

水馬上狂噴而出。之後男人們又一次重複了剛才的遊戲,直到女友再次高潮後又

把肚子裡的東西噴出。

  「應該夠乾淨了,走吧,把她拉回去好好玩一下。明天還有事,今天不能玩

得太晚了。」男人們把女友帶回開始的那間房間裡,然後把女友的雙手反綁在身

後,三個一組的幹著女友全身的洞。女友的陰道和屁股同時被肉棒插入,爽得小

臉通紅,想大聲叫床可惜嘴卻也被肉棒插著,僅能「嗯嗯」的悶哼,只有趁男人

們互換位置時才能大聲的叫著求男人們再玩得狠一點,玩死她這只賤母狗。

  一共十二個男人,三個一組幹到射出來就去一邊休息,第四組幹完時第一組

早就休息好了,於是再提槍上馬,幹得女友死去活來。所有人都乾過兩輪,有三

個體力特別好的幹過三輪後,男人們終於都玩夠了,女友也被玩得半昏半醒,迷

迷糊糊的。

  一個男人說:「媽的,才不到11點,每次玩這婊子都讓人停不下來,一會就

直不起腰來了。」

  另一個男人說:「不如……」

  「嗯,怎麼?」

  「再給這婊子多發展幾個主人呀!」

  「好,哈哈哈!這婊子是越玩越爽,小屄也越來越緊了。」

  「連奶子都越揉越大了呀!哈!」其他人紛紛附和著。

  「你們先走吧,剩下的交給我了,一會我會讓她爽翻的。」

  「好。」男人們都走光了,只有最後進來那個拉著旅行箱的男人。他把女友

抱到了客廳裡,然後搖醒女友:「小騷貨,不要亂動,給你打針。」女友聽說要

打針,便說:「好呀,給母狗打針,把母狗的奶子打大好給主人們玩。」

  「哼哼,這針可是很貴的,經常注射可以讓你的乳房變大,還可以讓你的小

屄更緊,這樣老子玩起來才過癮。母狗,快求主人給你打針。」

  「是,母狗願意讓主人打針,母狗想被主人永遠玩弄,請給母狗打針吧!」

  「真他媽淫賤,不過這針裡含有強力春藥的成份,打下去後一定要瘋狂性交

才行。」

  「那就請主人再狠狠地幹小賤狗呀!」

  「可是大部份的主人都走了,老子一個人怎麼滿足得了你這只這麼淫賤的小

狗狗呀? 」

  「那……那就請主人再找其他主人來幹小母狗吧!」

  「好,這可是你自願的。」男人說完就把針刺進女友的乳頭,將針管裡淡綠

色的液體輸入女友的乳房裡,接著又拿出一支同樣的針管打進另一邊的乳房,然

後命令女友:「一會不管誰進來,你都要求他幹你,不光他可以乾你,還可以找

朋友一起幹你,不管多少人,用什麼姿勢都行。在他們幹過你後,你要求他們當

你的主人,以後經常來幹你,不止幹你,還可以虐待你、折磨你、羞辱你。聽到

了沒有?」

  「是的,母狗遵命!母狗會讓新主人玩到爽為止,不管新主人怎麼玩母狗,

母狗都會讓新主人,不,新主人們滿意的!」

  「好,那你跪在門口跪迎新主人吧!我走了。」

  男人走後大概十分鐘,這期間女友並沒有去洗洗自己被玩得大汗淋漓的身體

和正流出精液的肉洞,甚至連沾上精液的頭髮都沒有整理,只是一直跪在門口。

  過了一會,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小姐,請問是需要把行李推到樓下嗎?」

  「是的,進來吧!」

  門打開了,兩個行李員推著一輛行李車愣在了門口,一個還猛揉眼睛以為是

自己的幻覺。

  女友向兩人磕頭:「歡迎兩位成為母狗新的主人!主人可以在任何時間、任

何地點,帶任何人一起,用任何方式玩弄母狗,請主人們先試用母狗的身體。」

  說著坐在了地上,分開雙腿,雙手的食指和中指併攏,分開自己的陰唇露出

還淌著精液的陰道。

  兩個行李員對視一眼,馬上推著行李車進了房間,脫光衣服,把女友抱到房

間的床上乾起來,一會一下一下,一會一前一後,直到一人出來了三次才停手。

  「媽的,沒想到幹這種沒前途的狗屁工作竟會遇到這種好事,哈哈哈,咱哥

倆交大運了。」

  「嗯,對呀,不過這麼好的母狗應該和兄弟們一起分享呀!」

  「對對對,我這就打電話叫明哥他們上來。」

  「不行,保安和行李員不能全都不值班呀!那樣工作不就丟了嗎?」

  「那怎麼辦?」

  「兄弟們不能上來,可以讓這母狗下去呀!」

  「可是萬一被客人看見,鬧大了怎麼辦?」

  「那不是有一個大旅行箱嗎,把這母狗裝進去不就得了嗎?」

  「好,還是你有辦法,哈哈哈,這回兄弟們可有得樂了。」

  兩們行李員發出一陣淫笑,接著對女友說:「母狗,你不是說可以在任何時

間、任何地點隨意幹嗎?」

  「是的,主人。母狗知道該怎麼做了。」小詩說著自己爬起來,走去把旅行

箱裡的東西倒出來,然後自己躺進去,雙腿擡起彎曲到身體的兩側把下體完全展

露,這姿勢正好可以勉強蓋上旅行箱:「母狗準備好了,請主人帶母狗出去認識

新主人,給新主人玩到死吧!」

  兩個行李員對視愣了一下: 「還真不愧是訓練有素的母狗哇!不過你還少了

一樣東西。」男人說著從倒出來的東西裏拿出一根大概有20厘米左右的電動按摩

棒插進女友的陰道裡,又拿了一串串珠,一顆一顆的,只見最大的一顆直徑足有

5厘米,全塞進了女友的屁眼,只留下一下拉環在外面。

  「嘴巴就先不用了,不然你一會怎麼求人幹你呢?哈哈哈哈!」兩個行李員

打開電動按摩棒的開關,把旅行箱合上擡到行李車上,推著行李車走出了套房。

  我感到胯下一陣冰涼,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已經射了出來,太專注於看女友

淫蕩的表現了,其它的事全沒注意。

  王明說:「怎麼樣,不錯吧?這個賤貨後來被帶到我們保安的值班室,被那

晚值夜班的十幾個保安和行李員都乾過了。後來大家都累了,還把她綁在行李車

上用警棍捅得又高潮了一次。從11點一直玩到快要3點才放她走,這婊子連衣服

都沒了,還是我把給老婆買的衣服給她穿上,要不然她就得光著屁股回家了。她

還留了電話給我們,說歡迎我們再玩她呢!又爽又免費,真是棒極了。」

  這時王明的電話響了,他接起來說:「怎麼,你們已經直不起腰了?哈哈哈

哈!好,好,我們馬上下去。」說完招呼我和小林:「那條母狗的男友今天晚上

和朋友出去玩了,她今天下午就打來電話問我們要不要玩她,我就讓她過來了。

剛才咱們看球的時候,她就在保安值班室裡侍候我的手下呢!現在我那六個手下

和八個值班行李員都乾得累了,讓咱們快下去接手呢!」

  什麼!原來剛才我們在看球、玩遊戲的時候,女友一直在被人乾著;我們在

看女友的視頻秀時,她正在為我朋友的下屬上演一場真人秀!我的頭一陣眩暈,

轉頭看小林卻一眼興奮,迫不及待地想要下去幹我的女友。

  我對王明說我就不下去了,不過請他在保安室先裝上攝像頭拍下他們幹這婊

子的樣子,我在這裡觀看。王明以為我可能覺得女友先被玩過太髒了,忙說不是

有好東西不請我們先乾,想幹隨時都行。我也解釋說不是,就是今天喝了酒又打

了一次飛機,硬不起來,下次再一起幹她。

  小林一個勁的催王明快一點,王明只好說會先在好的視角安裝攝像讓我同步

觀看,下次再一起幹,然後把電腦調好攝像頭的接收畫面就和小林一起走了。

  媽的!原來上次女友回家之前正在被我新交的朋友和他的下屬猛幹,身上那

件什麼廠商的衣服也是朋友的。硬不起來?操!我的肉棒現在硬得發痛,正死盯

著電腦等他們裝好攝像好看我的女友怎麼被幹呢! (2)以目睹認清

  我死盯著電腦等待親眼看著女友被人輪奸的盛況,大概過了五分鐘,漆黑的

螢幕上出現了畫面,看來是王明已經接好了攝像設備。

  畫面先是出現了天花板,然後一點點向下,看來是將攝像頭放在了屋頂的一

角。這間屋子明顯要比上個視頻裡的房間破爛多了,屋子的一邊放著幾張沙發,

中間有兩張台球桌,還有幾張木製椅子和一台冰箱,看來可能是員工的休息室,

所以並沒有向那些對外的房間那樣搞什麼裝修,連屋頂的鋼筋都露了出來。

  屋角的沙發上坐了兩個衣衫不整的男人,我想可能是王明的下屬吧!看來他

們幹累後大多都回去了,還真是堅守工作崗位呀!而屋子的正中央,從屋頂暴露

出的鋼筋上垂下一條繩子,一個女人一絲不掛,雙手被反綁,用這條繩子吊在了

外空中。由於光線昏暗,看不清楚長相,不過那身材分明就是我的女友小詩。

  「媽的!被人玩成這樣,還是自願來找操找虐的。」一想到這裡,我就感覺

脖子有些酸痛,看來頭上這頂綠帽子看是有夠重的。咦?女友的雙腿間好像還有

什麼東西,長長的和地板一個顏色,看得不是很清楚。

  這時我的電話響起來,是王明打來的,而這時王明和小林也出現在畫面上。

  只見王明拿著電話面向攝像頭問我:「看得清楚嗎?」

  「燈太暗了,不是很清楚。那婊子腿中間是什麼玩意?」

  「哦,你等一下啊!」說著他走出了畫面,「啪」的一聲好像是按了什麼開

關,整個屋子一下子明亮了起來。

  我嚇了一跳,整個人不禁向後一振,只見女友的陰道和屁眼都分別插著一根

棕色的台球棍,棍子的大頭插進她下身那迷人的肉洞裡,小頭頂在地上,頭髮、

臉上和胸部上沾著白花花的精液。奇怪的是她眉頭怪鎖,被綁住的雙手在身後還

努力的向上擡,好像要抓住什麼似的。

  沙發上那兩個男人走過來和王明小林打了個招呼:「王哥來了,這婊子的小

屄真的舒服,百用不厭呀!哈哈,對了,你看我們會玩吧! 」說著把縣在外空的

女友撥得轉過身來。

  「哈哈哈,你們這些小兔崽子還真會玩,不過這樣的婊子就是要玩死才對。

哈哈!」

  只見我女友的雙手被綁在一起,這我剛才就看出來了,我沒看出的是原來從

棚頂垂下的繩子比我想像的長,女友正用被捆在一起的雙手在背後拼命地抓住繩

子,可以想像,如果她一鬆手,整個人會向下掉落個二十厘米,恐怕下身的那兩

根棍子就要再向她身體裡前進二十厘米,到時恐怕就要插進子宮裡了。

  看著女友被這樣淫虐,我心裡想的竟然是:如果她抓不住,屄裡那根插進子

宮,不知屁眼裡那根會插到哪,直接插破腸子嗎?唉,我真是變態。

  那兩個人和王明小林打過招呼後就走了,房間裡只剩下王明、小林和女友三

個人。王明和小林走近女友,一人一個的摸她胸前的一對奶子。女友感到有人在

摸她,睜開糊滿精液的雙眼對他倆說:「歡迎主人來玩母狗,主人先把母狗放下

來再盡情地玩吧!母狗的手都快要斷了,母狗真的支援不住了。」

  王明一個耳光打了過去:「賤貨!老子要玩你還要你高興嗎?再他媽廢話,

老子要你好看!」說著抓住女友的雙臂猛地向下一拉,「啊啊啊啊啊……啊……

啊……」女友大聲的叫著,下身噴出尿來,雙眼直直的望著前方,身體僵直著:

「插……插進子宮了! 」

  這時小林在王明耳邊說了幾句話,王明笑笑的走到屋角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小林對女友說:「小騷貨,我是你的新主人,快向主人問好。」

  「是,歡迎成為母狗新的主人,主人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帶任何人

一起用任何方式玩弄母狗。」女友大聲的喊著我似曾相識的口號。

  對了,上次她被那兩個行李員第一次乾時也是說的這幾句話,難道女友不是

單純的淫蕩、欲求不滿才找人幹,而是被訓練過。如果是的話,那究竟是什麼人

在什麼時候弄的?怎麼我會一無所知呢?算了,這些事以後再想,還是專業看直

播吧!我心裡自言自語著。

  小林對女友說:「想要下來是嗎?」

  「求主人把母狗放下來吧!母狗真的受不了了啊!」

  「好,不過下來後要受一點懲罰哦!」

  「是,母狗恭請主人隨意懲罰,母狗願意被主人懲罰,母狗生下來就是給主

人懲罰用的!」

  聽著女友滿口的淫聲浪語,我的手又在肉棒上上下套動了起來,不禁想要看

看小林到底會怎麼玩弄我的女友。

  小林先拔出了插在女友下身的兩根台球棍,媽的,不拔還不知道,這兩根棍

子竟足足插進女友身體裏至少二十厘米,陰道那根甚至可能插進了三十厘米。小

林把女友放下來,卻沒有解開她被綁在身後的雙手,把她抱到了一張桌球檯上。

  「騷貨,你下面這賤屄可以被插進這麼深,挺能裝的嘛!咱們現在來玩一個

遊戲,一會我在台上放十五顆球,然後我就用剛才插過你騷屄的這根棍桿打球,

你給我跪在下面吹簫,吸到我射出來為止。我打進幾顆球,你就要用騷屄吞下幾

顆來處罰。」

  女友明顯有些害怕,畢竟不要說十五顆,只要打進一半恐怕就能塞爆她的下

體了。

  「怎麼,不答應嗎?那你繼續回去吊著吧!」小林說著就要去拉女友,女友

只好順從:「母狗遵命,母狗給主人吹簫,讓主人用台球塞爆母狗的爛屄! 」

  於是女友被放在地上,小林擺好了球,然後喊了聲:「開始。」開始打球。

  而女友也像聽到發令槍的運動員一樣張開嘴含住小林的肉棒,吞吐了起來。

  「啊,你這婊子還真會吹雞巴,害老子都打不準了。」小林一邊嘟嘟囔囔的

一邊打著球。「啪!」進了一個球,女友聽見球進洞的聲音,渾身一震,加快了

頭晃動的速度。「啪!啪!啪……」球一個一個的被打進了袋子,已經進去六個

了,女友的表情都快哭了,雙眼裡含著淚水,和臉上已經乾掉的精液混在一起形

成一幅淫穢無比的畫面。

  小林似乎也快出來了,一隻手抓著女友的頭髮挺動下身,把女友的小嘴當成

陰道一樣抽插著;一隻手拿著球桿,把剩下的球一個個的撥進了袋裡。最後,所

有的球包括母球都被她撥了進去,而小林也在女友的吮吸下射在了女友的嘴裡。

  「都給我嚥下去!」小林看著女友把他射的精液全吞進了肚子裡,然後一把

抓起女友扔到了桌球檯上:「全都進去了,你現在就表演小屄吞球吧!」

  女友的眼淚「嘩」就下來了,身體瑟瑟發抖:「主人,你剛才作弊了呀!」

  「媽的,我只說用球桿打球,有說按桌球的規矩了嗎?少他媽廢話,你不塞

我來替你塞。」

  「我塞,我塞,請主人解開母狗的手,母狗自己來。」女友哀求著小林。小

林解開女友的繩子,這時王明也忍不住走了過來,近距離看著這一切。

  小林把所有的球從袋中拿出堆在了女友面前:「一共十六個,白球也他媽給

我塞進去,聽到了沒有?」真想到不平常和善的小林內心竟有如此瘋狂的一面,

要不要阻止他,這樣下去可能真的會把女友玩死的。

  我正在猶豫時,女友拿起球開始往陰道裡塞,一,二,三,四,只塞進四個

就已經滿了,第五顆只塞進一小半就塞不進去了。「主人,這樣我會被玩壞的,

母狗的賤屄壞了就沒法侍候主人了,求主人開恩吧!」女友突然在桌球檯上跪了

起來,向小林磕下頭去,屁股正對著攝像頭,我正好可以清晰的看見女友的小屄

被桌球撐得開開的,第四顆球因為改變姿勢,還露出了一小半。

  這時王明發話了:「小林,別把她玩壞了,大家還沒玩夠呢!等玩膩了再徹

底地玩壞她的身體也不遲,今天先玩點別的吧!」說著拿出一個錐子對女友說:

「不塞也可以,不過這些球必須全用在你的身上,我來給你做個新造型,你要敢

不從,我也不用塞球了,直接把你的臭騷屄撕開,聽到了沒有?」女友嚇得不敢

反抗,只好順從的點頭,淚水一直流個不停。

  我心想,賤貨,這回知道厲害了吧!在外面和人搞很爽是嗎?遇見這種變態

狂,看你怎麼敢場!

  王明對小林說:「我去拿點東西,你先給把這婊子的手再綁起來,然後嘛,

我要八個球就夠了,你把剩下的全塞進她下面去,屄裡塞不下可以塞屁股嘛!」

  說完就走出了畫面。

  小林對女友說:「自己動手,前面五個,後面三個,不然就撕爛你的屄!快

點!」女友只好聽話的拿起第五顆球,對準自己的陰道口一點點塞了進去,「啊

啊……啊……」她邊塞邊痛苦的叫著,我聽著有點心疼,不過更多的是快感和興

奮。

  好不容易把第五顆球塞進了陰道裡,小林似乎等不及了,把女友推倒,讓她

趴在桌球檯上,雙手向後扭,用繩子綁在了一起,然後拿起一顆球往女友的屁眼

裡塞去,「啊……」女友大聲的慘叫著,球還是塞不進去,畢竟女友還只是一個

22歲的少女,小屄能塞得進桌球已經是奇蹟了,屁眼怎麼塞得進去呢?更何況現

在屄裡的球還在女友身體裡壓迫著女友的直腸。

  「我也給你潤滑一下。」說著,小林挺著肉棒插進了女友的屁眼,「啊……

主人插進來了,母狗好爽,請主人在母狗的屁眼裡發洩吧!」女友似乎真的受過

什麼訓練,明明剛才還很痛苦,但只要身體上的任何一個洞被挺進雞巴,馬上就

會大聲的叫春,鼓勵男人們幹她。

  小林似乎被女友的淫蕩刺激了身體的感官,只抽插了二、三十下就射進了女

友的屁眼裡。他拔出陰莖,拿起一顆球向女友的屁眼塞了進去:「哈哈,有老子

的精液潤滑,果然滑了不少。」他真的把三顆球塞進了女友的屁眼,還怕球掉出

來,讓女友臉朝上躺在桌球檯上,把女友的下半身擡高,女友的肚子明顯都鼓起

來了。

  這時王明回來了,拿著一個電鑽:「哈,你真笨,怕掉出來就把她的腿也綁

起來不就行了,舉著不累呀?」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 」小林說著拿起地上的繩子,把女友的雙腿併攏,

在大腿和膝蓋處綁了兩道,係得緊緊的。女友因為雙腿併攏,陰道和屁眼裡的球

被擠得更裡面了,可她不敢反抗,只默默忍受著。

  這時王明在剩下的八顆球上都鑽了洞,用繩子系成一串,然後拿走錐子走向

女友:「不許叫出聲來。」拿走女友的乳房,在挺立的乳頭上穿了一個洞,女友

痛得渾身顫抖,可是緊緊的咬著嘴唇,怕叫出聲來的話會受到更大的折磨。

  兩個乳頭都被穿了洞後,王明用一根細細的鋼絲先穿過女友左乳的洞,然後

將那串台球掛在了線上,再把線穿過女友右乳的洞,最後把鋼絲系在一起:「張

開嘴叼著,要是叼不住的話就用奶子來拉台球吧!」女友趕緊張嘴咬住鋼絲,我

想如果女友沒咬住的話,可能乳頭都被台球拉斷了。

  王明和小林把女友裝飾好後就一左一右的抽打起女友的兩個乳房,隨著胸部

的晃動,八顆台球一晃一晃的連動著女友嬌嫩的乳頭,給女友帶來巨大的痛苦。

  兩個傢夥解開女友的手,讓女友給他們乳交,當他們兩個都射出來時,女友

已經痛得虛脫了。

  這時王明似乎發現了什麼,走到窗邊打開窗簾,窗外竟站著一個目瞪口呆的

乞丐,「怎麼樣,看夠了嗎?想不想一起玩這母狗呀?」看著說不出話的乞丐,

王明續說:「這婊子不能離開這間屋子,你也不能進來,想玩她的話,就去找些

踮腳的東西吧!快。」

  乞丐聽罷,馬上跑去街角,推起一輛平板車走過來。這時小林也解開女友身

上所有的綁縛,替女友拿出了下身的球,但乳頭的洞還是用鋼絲穿過系在一起,

只是拿掉了中間的台球串,用了很短的鋼絲,兩個乳房都被拉得合在一起了。

  乞丐把車推到窗前,站在車上脫下了褲子,露出一根又黑又臭的大肉棒。王

明把女友拉過來,先讓女友把上半身探出窗外給乞丐吹雞巴,吹硬後又讓女友把

下半身伸出窗外給乞丐享用她的小屄。竟然可以這麼玩,強烈的刺激讓我的肉棒

前所未有的硬,我加快了打飛機的速度,彷彿乾著女友的是我自己。

  我在畫面上看見乞丐好像說了一句什麼,不過他在窗外,機器收不到聲音。

  只見王明把女友抱回桌球檯上,「賤貨,竟然讓你的新主人玩得不爽。」王

明邊拉著穿過女友乳頭的鋼絲邊說。

  「啊……痛……不是我不夾緊,可是母狗的小屄剛才被塞了五顆台球。」

  「還敢狡辯,老子幫你緊緊小屄。」王明說著解下腰帶:「把腿打開!」女

友經歷了今晚這麼多淩辱,哪裡還敢反抗,馬上分開雙腿,露出了陰部。王明用

腰帶皮製的那頭抽打起女友的陰部:「不許叫,我不想聽你的賤聲。」女友緊咬

雙唇,忍受著私處的巨大痛苦,雙腿本能的合起,卻又馬上分開等著王明繼續抽

打。

  王明打了四、五十下,只打得淫水飛濺,女友閉上眼睛,全身劇烈地抖動了

起來,下體潺潺的流出了一股淡黃的液體,「他媽的,又尿了。」王明說。女友

的陰部已經被打得紅腫了起來,剛才被台球塞過後本來有點合不起來,好像一個

粉給的肉洞,現在卻腫成了一個粉紅的肉縫。

  王明又把女友的下半身伸出窗外給乞丐幹,我看著女友被一個乞丐狂幹,還

要為一個乞丐感到幹得不爽就要被狂虐陰部,在極度的興奮下射了出來。乞丐似

乎也乾完了,他拔出陰莖,拍了拍女友的屁股走了,女友被王明拉進了屋裡,放

好了窗簾。

  我清理好射過的陰莖,看了看錶,才剛剛1點,我記得我和女友說我明天直

接去上班,今晚不回家,看來女友可能今晚也不打算回家了,不知他們還要怎麼

玩弄我的女友?

  不過看來王明和小林也都累了,他們沒有再操女友,只是把她綁在一張有扶

手的椅子上,雙手繞過靠背綁在一起,雙腿分開各架在扶手上被綁住,女友下身

的兩個洞都暴露在他們兩人,不,是我們三人面前。

  他們把三根電動按摩棒分別插進女友身上的三個洞裏後打開了開關:「賤婊

子,夾緊了,要是掉出一個就搞死你!」

  「是……啊……」女友的回答已經聲若遊絲,看來她真得被玩得不行了,不

過這都是她自找的。

  過了一會陸續進來幾個人,看穿著都是王明的下屬,見到女友也毫不驚奇,

看來都是今晚最早玩弄女友的那群。他們從冰箱裡拿出啤酒和小菜喝起酒來,女

友則繼續在那邊被插著按摩棒呻吟。

  過了一會,酒菜見底了,他們也休息好了,就拔出女友屄裡的按摩棒,一個

一個的又在女友的陰道裡射了一輪。輪到最後那小子,這傢夥的雞巴又短又細,

卻怪女友的屄不緊,幹完後發脾氣拿起一個喝光的酒瓶插進女友的屄裡。

  王明像受了啟發,解開女友全身的繩子,讓她用酒瓶插自己表演給他們看:

「騷屄,這瓶子可以裝500 ㏄啤酒,你給我插到你的淫水把它裝滿為止。」女友

只好拖著疲憊的身子插起自己來。

  插著插著,女友似乎又興奮了起來:「啊……啊……幹母狗……母狗自己幹

自己給主人們看……嗯……用力幹……天天幹……啊……啊……啊……啊……」

  女友在自己的呻吟中達到了高潮,可是瓶子裡的淫水只有一個底,女友只有

繼續用酒瓶抽插自己。

  慢慢地,瓶子裡的淫水越來越多了起來,可還沒到三分之一,不過男人們又

緩過勁來了,把女友拉到桌球檯上,兩個一組、三人一組的在女友的洞裡又射了

一泡精。男人們似乎玩膩了,把酒瓶插進女友的陰道,又在屁股裡插了一支按摩

棒就各自散去了。王林告訴女友說:「今天到此為止,滾吧!」

  過了一會,王明和小林回到了我所在的房間,我問他們是不是玩完了,他們

說今天玩不動了,還約我下次一起玩弄我女友。

  我心想:我去玩,那不是自己找死嗎?先不說女友會有什麼反應,你們也會

知道我是一個綠烏龜,活王八。小林還是我的同事,那時我的同事都知道這件事,

恐怕工作也不好辦了。不過看著女友被眾人玩得死去活來,也真想加入進去一起

淩虐她,只好以後再想辦法了。

  只見畫面裏女友拔出身體裡的東西,在屋角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後拖著疲

憊的步子回家了。我也關上了電腦洗了個澡睡了。

  躺在床上我因為剛才的刺激久久不能入睡,一個疑問湧入腦子:女友究竟有

多少個「主人」呢?她又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是我和她交往後發生的事嗎?

  還是,這才是真正的她?

(3)提前一天的真相

  經過昨天那麼刺激的一夜,今天我當然是沒有辦法好好的工作的,滿腦子都

是小詩淫亂的肉體和催情的叫床聲。幸好公司的工作很輕閑,我坐在辦公室裡想

著小詩的事情。

  我究竟該怎麼辦呢?和她分手,這樣的女人不值得我愛她……還是,事已至

此,索性調教她,把她變成我的專屬玩具。該死,我怎麼會有這樣的念頭?就是

24小時以前,她還是我最愛的女友。可是,經過昨天那樣的夜晚,又有誰可以無

動於衷呢?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我馬上驅車回到了和小詩的家,那個曾經溫馨、現在

卻讓我又想回又害怕回的家。想是因為我心裡還深愛著小詩,怕是因為我對於現

在的情況總是有一種逃避的心理,希望一切都是我昨夜飲酒後的幻覺,是一場春

夢。

  一進家門,家裡還是整理得乾乾淨淨。小詩正在廚房裡做著晚飯,小詩的廚

藝其實並不算好,可是她認為男人會把女朋友或老婆做的菜都吃光是一種愛的表

現,所以和她交往兩年,我的體重一直直線上升,害我不得不去健身房做運動。

  我從後面輕輕地抱住她:「我回來了。」

  「工作了一天,累了吧?再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一會兒,小詩拿著兩盤咖哩飯出來:「餓了吧?快吃飯吧!」

  我心中突然湧起一股衝動:「小詩,我愛你。」

  「討厭啦,幹嘛突然說這個呀?」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告訴你這件事。」

  小詩的眼中充滿溫馨,笑著用手指點我的額頭:「好啦~~好啦~~我也愛

你呀,今晚我要有驚喜給你呢!」

  我心裡「登」的一響,仁慈萬能的主呀,給我驚喜。不是小詩發現我知道了

昨晚的事吧?不會是要和我攤牌吧?那可只有驚沒有喜呀!

  吃完飯我和小詩靠在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大概九點左右,小詩先去洗澡

了。她洗完後圍著一條大浴巾出來,在我臉上親了一下:「你快去洗澡吧,我在

房裡等你。」說著就走進了臥室。

  看來不是和我攤牌,小詩還不知道我發現了她的事。我匆匆地洗了個澡,走

進臥室,眼前的景色真是讓我鼻血直流:小詩平躺在臥室正中央的大床上,全身

赤裸,只有腰上掛著一條細細的金色的腰鍊,雙手摀住胸部,牙齒輕咬下唇。

  我洗完澡本來全身就只有腰上圍了一條大毛巾,在這種情況下還不馬上撤掉

撲了過去?我們互相擁抱,深深地吻著。我突然覺得小詩的胸部怎麼好像有什麼

東西咯了我一下,我低頭看去,兩個金色的乳環穿過小詩的乳頭,正在輕輕搖晃

著好像和我招手。

  「好看嗎?我朋友前一陣子被她男友要求穿的,她說她男友好愛她這樣,還

說男人都會喜歡的。你喜歡嗎?我特別為你弄的,高不高興?」

  此情此景,我能說不高興嗎?能說其實我心裡懷疑她是昨天乳頭被穿了洞怕

我發現,索性今天去專門的店裡穿了乳環嗎?「當然高興呀!你真美!」

  看著她胸前的一對金色的圓環在淡黃色的燈光下閃耀著金屬的光澤,我彷彿

看見了她那被鋼絲穿過的乳頭,看見了台球棍、台球、酒瓶,還有包括老乞丐在

內的無數不知名的男人。我心裡湧出一股怪異的衝動,一把抓住她的頭向我的胯

下按去,讓她把我早已堅挺火熱的肉棒硬含在嘴裡。

  搞死她!搞死她!我雙眼直直的放空著,肉棒在女友的小屄裡瘋狂地抽插馳

騁,腦中一片空白,好像閃過一幕幕女友的淫亂畫面,又好像什麼都沒有,整個

人轉入了下半身思考的狀態,以小頭代替了大頭來支配我的身體。

  「啊~~」小詩的一聲大叫把我帶回來現實世界,只見小詩雙眼半閉、眼神

迷離,口水順著嘴角流到床上。而當我拔出陽具,看見我們下身交合處的床單已

經濕了一大片,不知是潮吹噴出的淫水還是失禁的小便。

  「你今天怎麼了,是看見人家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