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女友的蛻變 1-7

(第一章)青梅女友

  馬上要上課了,週圍還沒有到學校的學生都急忙加快腳步。看著大家匆忙

的樣子,我吹著口哨踱著方步,不緊不慢的一邊走著,一邊眼光瞟向偶爾從身邊

經過的漂亮女同學,心中做著比較:這個不錯,屁股夠翹;哎呦,這個跑起來奶

子晃得夠厲害的,怎麼高中就發育得這麼好啊?還是被小男朋友揉大的?嘻嘻!

  我正猥褻得腹黑著的時候,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叫我:「方響,你怎麼還不緊

不慢的啊?都要遲到了。」伴隨著這銀鈴般的聲音,一個漂亮的女孩快步走到我

跟前。

  她大約1米65,長髮,簡單的紮了個馬尾辮,穿了一件白色T恤,一條牛

仔褲,簡簡單單,清新無比,再加上青春逼人,胸前更是比同齡女生堅挺許多,

配上略顯瘦弱的身材,更是給人無比的視覺衝擊。看著她因為趕路略顯紅潤的漂

亮臉蛋,胸前堅挺的起伏,我不由暗自想,還跑,再跑就跳出來了。

  這妮子不知道怎麼長的,越來越漂亮,而且清純的麵容,略顯清瘦身材卻有

一對令熟女都羨慕的巨乳,且堅挺無比,再配上一雙筆直的長腿、豐滿的翹臀,

雖然隻是簡單的牛仔T恤,卻也勝過很多明星玉女。

  我心裡胡思亂想著,嘴上也調笑著:「月兒,這麼著急的追我幹嘛?我又不

會不要你。」

  聽了我的調笑,趙月的臉馬上就紅了,慌亂的四處看了看,見週圍沒有什

麼人,明顯是鬆了一口氣,低下頭說道:「別胡說了,馬上就上課了,你還不快

點。」就從我身邊過去。

  我看著她的背影,盯著她一雙長腿和一搖一搖的細腰翹臀,嘖嘖稱嘆。趙月

猛地回頭,白了我一眼:「跟你說呢,還不快點。」我聽了後急忙屁顛屁顛的跑

過去跟上:「哎,小的來了。」看我一副賤賤的樣子,趙月「噗哧」笑了。

  我打蛇隨棍道:「月兒,晚上一起回家吃飯?」月兒這回卻沒有臉紅,說:

「我爸剛好叫我跟你說,今晚到我家吃飯,今天他生日。」

  「你怎麼不早說?我都沒準備禮物。」我埋怨道。  「你今年高考考好就是給我爸的禮物了。」月兒皺皺眉說,格外的好看。

  說著就到了班裡,還好沒有遲到,當然我是不在乎的。

  我叫方響,孤兒,住在燕京方塘區的貧民胡同裡,靠著老爸老媽留給我的一

間胡同瓦房過活,是一個人們常說的胡同串子。

  趙月兒是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兒,家裡不是燕京人,我五歲的時候隨父

親從蘇州搬過來。她父親是老師,一個人,聽說是因為跟愛人離婚後心灰意冷才

一個人到舉目無親的燕京討生活,住在我家隔壁的小院,一表人才,氣質儒雅。

小月兒顯然是繼承了她父親的清秀和氣質,從小就出落得十分可人,而且有一種

江南人家的水靈和柔弱,在胡同裡十分招人喜愛。

  可能是由於單親的緣故,他父女兩個一直對我很親近。我為了月兒更是打遍

幾條胡同,尤其是上高中後,月兒發育得愈發招人後少不了學校、胡同裡被人調

笑、追逐,我知道的就一個字……打。現在,絕沒有人敢調笑小月兒。

  月兒從小就學習很好,一直是班裡的學習委員,而我基本上是中不溜,不好

不壞,為此月兒沒少和她爸教育我。月兒看起來文文靜靜,但是其實性子倔強剛

強,背地裡訓起我來也是讓我心驚不已的。想到這裡,我對今晚上去她家還有點

心惶惶,馬上要高考了,今天少不了被這對父女教訓了。

             (第二章)性感危機

  放學後,我拎起書包就跑,想著吃飯時候再去月兒家,少聽點兒教育也好。

我坐在操場邊上看著放學後人來人往,當然主要是看女同學們。

  從我身邊匆忙過去兩個人,我聽到其中一個說道:「快點,田少等著呢!」

  另一個問道:「楊子,田少又看上誰了?我都帶你進我們學校好多次了,能

告訴我了吧?」

  那個楊子說道:「好吧,反正就是今天準備動手了,告訴你也沒什麼。好像

叫什麼月,嘿嘿!」

  另一個接口道:「不是趙月吧?」

  「對對,就是趙月,你認識?」

  我聽到和趙月有關,忙起身不動聲色的起身跟在後麵。

  前麵兩個人繼續說道:「你不是我們學校的,不知道,趙月在我們學校裡可

是有名的,長得漂亮,身材超好,那個奶子,那個屁股,操,想起來雞巴就受不

了。媽的,這回便宜田少了。」

  楊子淫笑道:「沒關係,我們過過眼癮也好啊!」

  我聽到這裡,哪裡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立時衝了上去,飛起一腳踹在楊

子的後腦,楊子一聲慘叫撲倒在地。旁邊的那個傢夥剛扭過頭去看,我又一記嘴

錘砸在他臉上,在他還沒反應回來的時候又連著一腳蹬在他的肚子上,將他蹬翻

在地。回頭看了看那個楊子已經昏過去了,於是走到了另一個傢夥麵前。那個傢

夥捂著肚子蹲在地上呻吟,仔細一看,我還認得,是我們一個學校的混混,叫剛

子。

  我一腳踩在剛子臉上罵道:「操你媽的,剛子,你他媽找死啊?找他媽外麵

的人動我們自己學校的人,你他媽不知道趙月是我關係?」

  剛子這才看清是我,嚇得縮在地上求饒:「響哥,不是我,我隻是幫揚子,

我不清楚怎麼回事啊,是田少啊!我就是吃了豹子膽也不敢打趙月的主意啊!嗚

嗚……」

  我腳上又用了用力,發狠說道:「田少,哪個田少?到底怎麼回事?你要是

敢隱瞞一個字,你媽屄我剁了你!」

  我急急的往教室跑去,一進門看見趙月不在,忙拉住一個同學問趙月什麼時

候走的,得知她走了二十分鐘了,急忙又衝出了教室。

  按照剛子所說,道北的田少聽說我們學校有個趙月,人漂亮、身材好,就讓

他的小弟楊子打聽。楊子又找到了我們學校的剛子,他兩個從小就在一起混,讓

他帶進學校跟蹤趙月,如果跟上就偷偷打電話告訴田少,田少好找個人少的地方

準備釣趙月。當然如果釣不上,肯定會找機會霸王硬上弓了。田少已經在路上搭

訕過趙月好多次了,趙月都不理他,今天田少準備動手了。

  田少這個人我多少有點印象,在道北有點能量,人長得小帥,但超級好色,

玩了很多女孩兒。憑藉他的長相和混得不錯也沒有出過什麼事,於是膽子就越來

越大。

  我一路往回跑,想著趙月可千萬不要出什麼事,萬一……我不敢想下去了。

媽的,要是萬一趙月被田少玩了,我他媽的一定閹了他!這種想法像魔鬼一樣衝

進了我的腦子,我感覺我的心像被撕開一樣的痛。

  媽的,再跑快點啊!想到月兒那漂亮的臉蛋和豐滿的身材,我愈發心痛。

  突然一個畫麵衝進我的腦海:月兒被田少抱在懷裡,身上的衣服被從胸前撕

開,一對巨大的乳房蹦了出來,田少一臉淫笑的伸手抓了上去,巨大的乳房無法

被一手掌握,在田少的魔掌下扭曲變形。牛仔褲被褪到一半,露出白皙的大腿和

翹臀,粉紅色半透明的內褲無法完全兜住豐滿的臀部,田少的另一隻手伸進內褲

裡撫摸月兒的翹臀……

  「不!」我狂喊道,再一次加快了步伐。

  剛剛逼問剛子得到消息說,如果他跟不到趙月,他們就在趙月回家經過的一

條老街上等她。那裡經過一個廢棄的化工廠區,一路都很少人。我趕到老街一看

沒人,想都沒想就衝進了化工廠,我知道道北的混混很喜歡在這個廢棄的化工廠

待著。

  我沿著廠裡的路往裡麵廠走,剛好看見幾個人影拐進了隔壁的大禮堂,我急

忙衝了過去。大禮堂正門已經封死,要到後麵的小門才能進入,我拐到後麵,那

幾個人影剛剛進門並把門關上。

  我急忙跑了過去,透過門縫隙看是不是趙月。隻見裡麵田少和另外兩個傢夥

圍在趙月身邊,趙月很緊張,但是看起來還算鎮定。我長出了一口氣,這就好,

我既然來了,這幾個癟三我還看不在眼裡。

  我自幼一個人在貧民區混,由於是孤兒,沒有顧慮,靠的就是拳頭狠,街上

的混子背後都叫我瘋子響。媽屄的!這次不廢了這幾個癟三,我他媽就不出來混

了。

  我伸手去推門,想了想,還是先聽他們說什麼。這次我是準備下狠手的,得

佔個理字,聽說田少的關係很硬,整他還是要佔住理。

  這時候聽到田少說:「月兒,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你就不給我個機會麼?」

  看得出來月兒被幾個男生圍住還是有點害怕的,她咬了咬嘴唇,鎮定了一下

說道:「田少,我今天肯跟你們來就是想和你說清楚,你不要再找我了,我現在

不會談朋友的,我想好好考個好學校。」

  不能不說月兒太天真了,她覺得田少他們就是追她,最多她不同意,兇他幾

句就完了。但第一次被三個男生圍在一起還是讓她有些緊張,呼吸有些急促,隨

著呼吸,月兒胸前的豐滿不停地起伏著。

  田少聽了她的話,笑著說:「月兒,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高中談戀愛有什麼

關係,不會影響你學習的,別說談戀愛了,高中生上床的大把!不信你問問你的

好朋友,隻要是談戀愛的,哪個沒跟男朋友上過床?」

  田少突然說的這番話肯定是超出了月兒的預期,她沒想到田少的話竟這麼露

骨,臉騰的就紅了。田少見狀盯著呼吸急促的月兒起伏的胸脯哪裡還忍得住,一

隻手拉住了月兒的手,另一隻手一手抓住了月兒豐滿的胸部。這完全出乎了我的

意料,月兒也有點發愣,但是她馬上甩開田少的手,但胸部卻也被抓了個結實。

  月兒趕緊去撥田少抓在胸前的手,同時嘴裡喊道:「你幹什麼?放開我!」

  但她怎麼可能有男生的力氣大,田少又不是第一次調戲女生,被他一把摟在

懷裡,手裡更是不客氣的撫摸著月兒豐滿的乳房,嘴裡還說道:「嘿嘿,幹嘛?

當然是幹你了。你奶子這麼大,屁股這麼圓,天生就是給男人操的,我不操,別

人也得操。」

  月兒哪裡聽過這麼流氓的話,哪裡被人這麼調戲過,已經滿臉通紅用力去推

田少,嘴裡喊著不要。

  田少扭過頭對他兩個同夥喊道:「看著幹嘛?快來幫忙啊!」卻看見我衝了

上來,手裡拿著一根木棍當頭打倒,「哎呦!」田少捂著頭蹲在地上喊道。

  我一看田少失去了戰鬥力,轉過去沖著兩個同夥揮過去。那兩人明顯是認出

了我,一邊抱頭就跑,一邊喊道:「響哥,響哥,饒命……」我放下木棍喊道:

「都他媽的過來!要不然我他媽追到底也要廢了你們兩個!」

  看到我放下木棍,這兩個傢夥哆哆嗦嗦的走過來,我看都沒看他們和倒在地

上的田少,走到月兒身邊。月兒看見我來了,馬上緊緊地抱著我的胳膊,雖然沒

有哭,但是我卻看到她眼睛紅紅的。我知道她嚇得夠嗆,於是伸手摟住她,拍拍

她的後背說道:「沒事了,有我。」

  月兒看看我,語氣還有些不平穩:「你……你怎麼來了?」

  我故作輕鬆的說道:「當然是跑來的啊!難道像超人一樣飛來啊?」

  受了我的感染,月兒也有點放鬆了,對我白了一眼道:「就你貧。」

  我說:「回頭再說,現在還有事沒完呢!」

  我鬆開了月兒,沖著那兩個傢夥一人一腳飛了過去,踹翻後,又沖著田少一

頓拳打腳踢並罵道:「操你媽屄的!老子的關係你都敢動,你他媽不想活了?」

  田少被我打得一直求饒,我越打越氣,下手越來越狠,月兒趕緊來拉我,可

是已經晚了,我一腳踩在田少摸過雪兒胸部的手上,田少一聲慘叫昏了過去……

(第三章)初嚐滋味

  高考已經過去兩天了,我在勞教所卻認真的看著書。

  「方響,有人看。」監管喊道。我放下了書,一定是月兒,我急忙起身。

  由於我把田少的手踩廢了,被判了六個月的勞教,這還是月兒的父親趙略四

處託人走關係,加上田少調戲月兒在先的情況下給我的評判。但是我一點都不後

悔,進去前我還在道上放出狠話,誰敢動月兒,我砍死她全家。隻是今年的高考

我沒法參加了。

  到了探視室,我看見趙老師和月兒。

  「方響,你怎麼樣啊?」趙老師問道。

  「還好,趙叔,剛好沒人煩我,可以好好看書。」

  趙老師呵呵笑著說道:「這就好,你好好讀書,一定能學好的。你本來就聰

明,這次的事對你也是個好事,你能靜下心來好好讀書就好了。」

  我笑道:「放心吧,叔,我知道了。」

  趙老師看看我又看看月兒,說道:「你們聊聊吧!我先出去了,呵呵。」月

兒聽到,臉微微一紅。

  等趙老師出去後,月兒說:「我考得不錯。」

  「那當然了,我們月兒肯定沒問題了。」

  月兒聽到這裡啐了一口:「呸,什麼你的?」

  我看著月兒紅紅的臉呵呵笑道:「你報的什麼學校?」

  月兒擡頭看看我輕聲說道:「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我想報燕京師範。」

  「什麼?」我吃驚道:「你不是考得不錯麼?以你的水平,燕京大學肯定沒

有問題。」

  「是考得不錯,但我就是想上燕京師範。」月兒看著我平靜的說道。說完她

低下頭,好像下決心似的又擡起了頭說道:「你好好學,明年你一定要考上……

燕京師範,我等你。」這番類似於表白的話讓我一愣,月兒已經轉身走了。

  過了一會兒,趙老師進來了,看看我說:「你已經知道月兒想報燕京師範了

吧?」

  我說:「知道了。」

  「月兒的班主任找月兒談過幾次話了,讓她報燕京大學,都被她拒絕了,你

知道為什麼?」趙老師問我。

  我嘆了口氣:「知道。」

  趙老師看看我說:「知道就好,你們兩個我從小看著長大,你們那點事我哪

能不知道。你好好學,考個燕京師範肯定沒問題,燕京大學你是沒指望的。月兒

知道這點,你別負了月兒,也別負了自己,知道麼?」

  我看著趙老師說道:「趙叔,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讀書,明年一定考上燕京

師範。」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其實我對月兒上什麼學校沒所謂,都是好大學,

主要是你們能夠一起好好學,一起好好生活。」趙老師開心的說道。

  時間匆匆,我從勞教所出來後發了狠的學習,除了上課就是把自己關在房子

裡苦學,當然,最開心的就是每個週末月兒回來給我輔導功課。我跟月兒的關係

也是突飛猛進,趙老師也很開心我能有一個大的轉變。

  又是一個週末了,我在趙老師家等月兒回來吃飯。

  「我回來了。」隨著清脆的聲音,我看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