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房東與俏房客

豔房東與俏房客
01.
歸國浪子
從美國回到中美洲已經快半年了,整天遊手好閒的我終於買了車子、租了房子、找到工作了!
我決定當個二房東,先租一間大房子,然後分租給在這附近讀書的大學生!
雖然已經三十歲了,不過仔細想來,我覺得最適合我的職業還是當個遊手好閒的男人!
找了半年,終於在首都大學附近找到了一棟房子,三房兩廳一衛浴。不能算是非常好的住宅,不過勉強可以接受。
我上個星期就貼出了分租的廣告,這一兩天都有大學生前來看房子,不過大概因為我是男生的關係,許多女學生看過後就沒有再聯絡了。
這一天又來一個美女。只見她烏黑柔長的秀髮、毫無妝飾的俏麗臉蛋、豐滿的胸部、高挺的臀部、細長渾圓的雙腿,穿著粉紅色的緊身圓領低胸上衣跟一件非常短的百摺迷你裙。
當時我心裡想像這樣的美女,十有八九肯定對我住的地方看不上眼,所以當下我也沒有多熱心去招呼她,只是告訴她自己四下看看,有什麼問題再問我。隨後我便到後院去整理雜草樹枝,剛剛租下來,四周的環境都還未打掃,所以我只好自己動手。
這位美女隔著廚房看了我一會兒,隨即便對我喊道:「吃的方面是集體開夥,還是自己想解決?」
我想了一下回答她:「如果吃的慣我煮的話,就補貼食物費用;吃不慣的話,就各自想辦法。」
美女睜大眼睛,似乎有些訝異,朱唇微張,看似有話要說,但是又沒說出來!
當我進屋時,她便伸手指了一間角落有兩扇窗口的大房間,問我那間租金多少、押金多少。
其實我也沒有啥主意,伸出三隻手指。
「三千塊一個月?」
疑問的語氣,我想大概太貴了,不過還是點點頭。熟知她隨即從皮包裡拿出三千塊!
「押金呢?」
當時拿到錢我早就高興過頭了,那還顧慮到押金不押金的,當下就回答:「不用押金了,妳每個月初先付房租的話,我就不收妳押金了!」
「喔!」美女臉上出現一絲的笑容,看得出她似乎很高興,隨即便留下她的姓名跟手機號碼給我。
「遊雅芝,600-XXXX。」蠻好聽的名字!
剛剛送美女到門口,我就看到跟我一樣在附近也租了房子的一個小時候的鄰居剛剛下課回來。
「宗仁哥,又有人來看房子啊?」這小妮子一副鬼靈精的模樣,伸長脖子,東張西望。
我點點頭,隨即問道:「下課了喔!要不要來我家喝咖啡?」
只見她三兩下就晃到我面前,帶著俏皮的笑容答道:「當然要!」
這是自小跟我一起長大的鄰居,老實說她小我十歲,本名『陳斐芋』,平時我都叫她的小名『小芋』。說起來,過去的七年裡我去美國讀書,完完全全錯過了她青春期的發育過程,當我再回來這裡,她早就已經是大一學生了!身材可以說是凹凸有致、個性一樣活潑頑皮、臉蛋仍舊俏麗可愛。今天她穿著黑色長褲和一件水藍色復古型中國式低胸露背肚兜,只有頸後與背後用兩條細絲帶綁著。
大概因為小時候常在我家玩,她到這裡也不分彼此,直接進去每個房間,一間一間的瞧。最後似有所圖的大聲喊道:「哥……我搬來跟你住好不好?」
「為什麼要搬來跟我住,妳跟貝貝她們不是住的挺好的嗎?」我在廚房邊沖咖啡邊回答。
小芋看屋子裡還沒有椅子,只有我房間有一張雙人床,當下就進去,坐到我床上去。
「可是如果搬來這裡的話,我就可以自己睡一間房,不用跟貝貝一起睡了!」
「可是妳要付我多少房租?」我皺起眉頭打量的問她。
這小ㄚ頭居然賴皮的回我:「可以不付嗎?」
我只好面帶邪惡的回答:「嘿、嘿、嘿。可以不用付現金,不過……要用身體來補貼!」
「變態!」她嘟著嘴,整個人後仰,居然就躺在我床上。數分鐘後,我泡好咖啡,本想端給她喝,沒想到她居然已經睡著了。
我原想拉起小絲被幫她蓋上,沒想到她居然動了一下,轉身側臥。在她那雪白滑嫩的背上我看到兩條水藍絲帶的蝴蝶結居然鬆掉了,俯視就可以看到那肚兜內呼之欲出的粉胸。我吞了一口口水,當下灌完了我那杯又酸、又苦、又鹹的咖啡。哇勒!我剛剛居然把鹽當做糖了!
當時我滿腦子只有色情的畫面,早就沒有控制力了。我輕輕的掀起她的肚兜,看著她那高高